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福妻嫁到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少女戛然而止的春天

    邹夫人想过去定远侯府是高攀,不一定能有多少好脸,但她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丢脸!

    喊了邹娣过来,邹夫人开口就是质问:“当日在朝阳长公主府你到底做了什么?十三又怎么和南家小少爷不和了?他们不是同窗吗?”

    邹夫人这三连问,虽然提到了命根子邹十三,但显然指责全落在邹娣身上。

    邹娣听后,有些委屈,正想要开为自己辩解上两句,却听到门外下人禀告,定远侯府来了人。

    “来人说的是何人指派?”邹夫人对嚣张霸道的南其琛,回忆起来仍觉得心有余悸。她很担心是对方穷追不舍派人来了。

    可如果真是南小霸王派人上门打脸,这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想到这些,邹夫人忍不住剜了邹娣一眼,抱怨道:“你不是说的定远侯爷对你有意吗?”

    “侯爷确实拿了女儿的簪子。”邹娣答道。她也望向丫鬟,希冀丫鬟说些什么意外的惊喜出来。

    丫鬟回禀:“说是奉了定远侯爷的令,来给夫人送礼。”

    “定远侯爷?”邹娣顿时眼睛一亮。

    她心一下子就跳得飞快。转头看了邹夫人一眼后,邹娣请求道:“娘,我想留在这里。”

    “嗯。”邹夫人心中也存了一丝希望。

    当长辈的,总是要古板一些。说不定,定远侯爷确实就是看上了自己女儿,只不过是还未来得及同侯老夫人禀明呢?

    如果是这样,那可真是一桩大喜事啊!

    “快请进来。”邹夫人语气中带了一丝殷切。

    南怀信派去的侍卫很快就走了进来。他见到邹娣在的时候,微微愣了愣。

    自己方才是说的,给邹夫人送礼吧?

    这邹家,也太不知礼了。

    只不过邹家知不知礼,侍卫自己的礼数是不会少的。

    他双手将那礼盒奉上。

    邹夫人喜不自持地亲手接了过去。

    因在心里假设过盒中是定远侯爷送来的信物,邹夫人便当着侍卫的面将那锦盒打开来。

    只见里面是一个已经完全变了形的银手镯。

    手镯虽然变形,但上面的花样痕迹还是很明显。

    这是前不久女儿才找自己讨了银钱打的银镯子。

    邹娣见到这银镯子,一张脸也是煞白。

    她原以为今日在宴会上,定远侯爷对自己不假颜色,是旁观的人太多。侯爷爱惜羽毛,不得不忍痛这样对自己。

    可这镯子送上门,不仅不是怜惜她邹娣,反而是逼迫邹家对她做出一个处置了。

    想到这一点的邹娣心中一凉。

    邹夫人闭眼深吸了一口气,为女儿做了最后一丝努力。她问道:“不知道小女的镯子如何会在侯爷手中?”

    “这镯子是,邹姑娘在大庭广众下,送给侯爷的。侯爷说,他已有家室,承受不住邹姑娘的这份情谊。”侍卫直言不讳。

    邹娣的心顿时一缩,她忍不住后退一步。

    不可能,他真的对自己毫无感情,特意遣人上门拒绝自己?

    不对!他说的是已有家室,难道他是暗示,若是自己,他只会停妻再娶妻?

    邹娣眼中又有了光芒。

    她内心深处是知道这种假设成真的可能性十分之小,然而此时她并不愿意接受。

    而邹娣的这种心理,显然被人料到了。

    侍卫按照南怀信的吩咐,继续说道:“侯爷还有一句话要转告邹夫人。”

    闻言,邹夫人强压下脸上的失望,问道:“侯爷有何吩咐?”

    “吩咐谈不上。侯爷只是想让卑职转告邹夫人。他虽是个常败的,但却还不是将军。”

    侍卫停了停,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十分难看。他觉得这邹家人实在太不要脸了。曾经这样讽刺侯爷,还想把姑娘嫁给侯爷,当所有人都和他们家样有病吗?

    邹夫人听常胜将军听得多,这常败将军的讲法还是头一次听到。但有道是自己的孩子自己懂,听了侍卫的话,邹夫人立刻就想到,十成十是自家命根子说了这话。

    定远侯府的侍卫前脚才走,邹夫人就让人去请邹十三。

    几乎没有什么犹豫,邹十三就承认了当天自己说的话。

    “放肆!”邹夫人听完,当即就扬高了手。

    可命根子就这一个,邹夫人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她能立刻做决定的是只有一件,那就是这桩与定远侯府的婚事定然是不成了的。

    令邹家颇为意外的是,东边不亮西边亮,没几日,广平侯府竟遣了媒婆上门提亲。

    原本邹家人觉得,这定远侯府的如夫人位置都是高攀了。他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家还能与广平侯府结亲。

    虽然秦世子如今还不是广平侯爷,虽然自上次围猎后,秦世子身上就有些谣言,但邹家人能觉得,邹娣能嫁去广平侯府,那是欢天喜地的荣耀。

    他们第一时间就应了下来。

    而闺房中,捧着那变形了的银镯子看了几日的邹娣闻此消息,浑身颤抖。

    那秦世子,哪里能和定远侯爷相比!

    莫说两人天上地下的风姿神韵,就单说一点,秦家世子是不能人道的。

    这样的男人,嫁了会有未来吗?

    邹娣再也忍耐不得,直接就往她父亲书房中跑去。

    书房门口,久未见面的外祖家表哥正来回踱步。

    待邹娣走近,那表哥见了她眼角眉梢都是喜悦,言辞之热络,简直是相识十几年头一遭。

    邹娣悟了,这书房之中显然是舅父和自己父亲。

    这秦家婚事才开始交换庚贴,那过去瞧不起父亲,同父亲断了来往的舅父就又上了门。

    而且听那书房中的笑声,显然是舅父在捧着父亲说话。

    她父亲是不可能放弃这桩婚事的!

    邹娣心中发颤,忙转身回房提笔写信。

    她已经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除了那曾经在自己面前目光如水般温柔的定远侯爷。

    邹娣相信,定远侯爷不会是那样狠心的人。

    但她的信,根本连定远侯府的外门都没进。

    邹娣不死心,又亲自去了一趟。她同样被挡在大门外。

    “主子吩咐过了,咱们府上,禁止邹家人再迈步。”

    邹娣还想再求,却被得了音讯的娘家人钳制住了。

    她望着那府门上的“定远侯府”四个字,感觉自己那少女的春天真的好短好短。

    明明那定远侯夫人苏昭宁,就不受定远侯府的人重视,明明她才是让定远侯爷心动的那一个,为什么这侯府的门,她邹娣就进不去?

    邹娣当夜回去就怄得吐了血出来。只不过,这是丝毫不影响她娘家为她继续筹办婚事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