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法家高徒 >

第五百零五章 必杀之局

    “这是?”

    坐在马车前面,好似护卫一般的文判官,看着空中好似连珠,携带着惊天之力的星宿,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流露出震惊之色。

    但是,他虽然感到感到震惊,诧异,以及难以置信,但是他的反应却是不慢。

    一个透明好似玻璃罩一般的保护膜陡然出现在马车上方。他的手掌中更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宝光缠绕缠绕,沾满墨汁的毛笔。

    “大胆!”

    嘭!

    嘭!

    嘭!

    星辰的速度出奇的快,瞬间就撞在马车之上。

    巨大的力量,让青色好似玻璃的保护罩瞬间的凹陷。

    好在,那保护罩的强度远超众人预期,并没有直接破碎。而是好似网兜一般,将陨石的去势止住。

    但饶是如此。

    让青铜铸造的马车瞬间横移,好似脱轨的列车一般横冲直撞。

    青色的幽光将一大片一大片黑暗被彻底的撕碎,几头隐藏在黑暗中的鬼兽躲避不及,正好被马车撞到,瞬间筋折骨断。倒在黑暗之中不停的哀嚎。

    “究竟是谁?”

    “谁想要置我于死地!”

    司徒刑有些狼狈的抓着车厢,看着紧随其后,一颗颗硕大的星斗,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他的肉身还在县衙。

    只是念头离体,实力大损。

    袭击之人,也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想要置他于死地!

    “杜城隍?”

    “不可能,如果杜城隍想要留下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的麻烦。”

    “而且如果自己今日陨落在此地,朝廷追查,杜城隍必定是第一个怀疑对象……”

    “那既然不是杜城隍,又会是谁呢?”

    “知北县李家?”

    “因为斩杀李鲲鹏的事情,李家对自己恨之入骨,但是没有李鲲鹏的李家,又有几分实力,怎么可能驱使这么厉害的高手截杀?”

    “成郡王?”

    “成郡王底蕴雄厚,的确有这份实力。”

    “但是他现在被人王申饬,又被总督霍斐然钳制,根本没有这么多的精力。”……

    这一切推论,在须臾之间就被完成,但是不论司徒刑如何苦思冥想,都没有想明白,袭击来自何方。

    究竟是谁?

    拥有这样的实力,和自己又有仇怨?

    轰!

    又是一颗星辰携带着无上伟力,狠狠的撞击,司徒刑的青铜战车,好似台球一般被重重的撞飞。

    车厢和坚硬的地面摩擦,发出令人感到牙酸的声音,迸射出一道道赤红的火花。司徒刑和文判官的身体更是倾斜在厢壁之上。

    一脸无奈的看着好似脱缰野马一般的车厢向无尽的黑暗中滑落。

    嗷!

    盘踞在司徒刑身上,赤色的龙气好似刚刚反应过来一般。发出一声好似龙吟一般的咆哮,缠绕在青铜战车之外。

    龙目圆睁,直勾勾的看着形成降落的方向,只要他在有动作,龙气必定会出击。

    在空中悬浮的星辰,好似对龙气也有几分忌惮,不停的闪烁,竟然没有再度落下。而是好似宝石一般挂在空中。

    嘭!

    嘭!

    嘭!

    一头头鬼兽被车厢撞碎。化作一团黑气,消失在空中。

    但是越来越多的鬼兽被车厢的动静惊醒,眼睛中射出红色的光芒,嘴巴大张。流出白色的粘液,好似癫狂一般向车厢方向聚集。

    嗷!

    嗷!

    嗷!

    看着变成骨头的龙马,以及表面暗淡的车厢。文判官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借刀杀人!

    星辰出现的目的,不是为了击杀司徒刑。

    毕竟是司徒刑是状元,更是县主,本身被龙气所庇佑。以术法击杀,必定会被龙气反噬,如果气运不足,甚至有陨落的危险。

    故而,自始至终,那隐藏在星辰背后的人,都没有打算将司徒刑击杀。

    或者说,至始至终,都没有打算亲自将司徒刑击杀的打算。

    他做的是,就是将司徒刑的青铜马车撞出原来的轨迹,让他落入无尽的黑暗,借助阴气和鬼兽的力量将他诛杀。

    借刀杀人!

    好一个借刀杀人。

    司徒刑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虽然看不到四周,但是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们被包围了。

    可以想象,他们的四周必定是无边无垠的鬼兽。

    这些鬼兽嘴巴大张,眼睛贪婪的看着翻到在地上的马车。只要司徒刑有一丝松懈,他们就会和水蛭一般一拥而上。

    直到吸光他全身的血肉。

    “怎么办?”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司徒刑稳定住自己的心神,看着一脸难看的文判官,下意识的问道。

    “等!”

    “这么大的动静,杜城隍不可能没有发现。”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只要杜城隍到此,那个未知的人必定会逃窜!”

    文判官对杜城隍的实力十分了解,一脸自信的说道。

    “他们会给我们这个时间么?”

    司徒刑感觉四周越来越安静,心中不由的一突。

    “这……”

    文判官的脸上也流露出迟疑之色。

    在神域中和武判官正在交流的杜城隍好似感觉到什么,他的脸色不由的大变。

    这里是城隍神域和县衙之间的必经之地。

    而且地势险峻,最适合伏击。

    对方在此截杀司徒刑,显然是有备而来。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没有考虑到城隍的存在。

    他们又怎么可能允许,司徒刑逃离生天?

    必死之局!

    感受着四周浓郁的魔气,还有不停咆哮的鬼兽,文判官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绝望之色……

    “大胆!”

    “真是大胆!”

    “竟然敢袭击县主的马车!”

    “无生教真是好大的胆子!”

    顾不得和众人解释,他背后的神光陡然升腾,形成一个巨大的光柱,他的身形也随着光柱的扩张而消失于无形。

    满脸喜色,手捋着雪白胡须的李射虎,脸色也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抄起背后的巨弓,身体好似流矢一般消失在神域之中。

    等他的身形再度出现,已经是在数里之外。

    “究竟是怎么了?”

    城隍和射虎将军为什么脸色会陡然大变?

    还有城隍离去之前,话语是什么意思,难道县主司徒刑的座机被人袭击了么?

    究竟是何许人,竟然如此的大胆。

    一个个鬼神心中百转千回,眼睛也变得游离起来。他们敏锐的觉察到,这个事情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