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从龙记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李复林将佩剑拔出鞘,仔仔细细的将剑擦拭干净。剑身明亮如镜,映出来他的面容。

    剑刃上干干净净的,一点也看不出来白日里刚刚饱饮鲜血。

    不知为什么李复林想起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了。

    那是他还不到二十岁,头一次跟师叔一起下山的时候。嗯,说起来也就比晓冬现在大个一两岁的时候。

    当时是为了什么而杀人,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他记得自己当时手很稳,剑拔出来时,血珠沿着剑刃飞快的滴下,剑刃上依旧是干干净净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可是之后很多天他都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剑刃,总觉得那股血腥味儿还留在剑上。

    那气味儿很怪,既咸腥,又透着一股甜腻,让人总是没来由的一阵恶心。

    今天他又杀了好几个魔道中人,下手一点都不手软。

    纪真人推开门进来,李复林将手里的剑放下,站起身来。

    纪真人很了解他的习惯,一看他在那里擦剑,就知道他今天是又杀人了。

    “明天有时间没有?我正想和你切磋一下。”纪真人说:“这阵子都没和人动过手,骨头都要锈住了。”

    李复林笑着说:“我敢不奉陪吗?还请纪真人手下多多留情。”

    纪真人瞅着他,忽然笑了。

    很多年前,他们才刚认识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番一模一样的对话。可那时候纪真人特别不耐烦听这种所谓的客套场面话,当面直斥他“虚伪”。

    可是现在再听到同样的话,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你剑法很好,我未必能胜你。”纪真人坐了下来:“你们今天事情可还顺利?”

    “还算顺利。”李复林把今天的事大概同她说了一遍:“魔道中人这些年来一直蛰伏,现在看来元气渐复。这天下又要不太平了。”

    李复林将佩剑拔出鞘,仔仔细细的将剑擦拭干净。剑身明亮如镜,映出来他的面容。

    剑刃上干干净净的,一点也看不出来白日里刚刚饱饮鲜血。

    不知为什么李复林想起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了。

    那是他还不到二十岁,头一次跟师叔一起下山的时候。嗯,说起来也就比晓冬现在大个一两岁的时候。

    当时是为了什么而杀人,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他记得自己当时手很稳,剑拔出来时,血珠沿着剑刃飞快的滴下,剑刃上依旧是干干净净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可是之后很多天他都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剑刃,总觉得那股血腥味儿还留在剑上。

    那气味儿很怪,既咸腥,又透着一股甜腻,让人总是没来由的一阵恶心。

    今天他又杀了好几个魔道中人,下手一点都不手软。

    纪真人推开门进来,李复林将手里的剑放下,站起身来。

    纪真人很了解他的习惯,一看他在那里擦剑,就知道他今天是又杀人了。

    “明天有时间没有?我正想和你切磋一下。”纪真人说:“这阵子都没和人动过手,骨头都要锈住了。”

    李复林笑着说:“我敢不奉陪吗?还请纪真人手下多多留情。”

    纪真人瞅着他,忽然笑了。

    很多年前,他们才刚认识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番一模一样的对话。可那时候纪真人特别不耐烦听这种所谓的客套场面话,当面直斥他“虚伪”。

    可是现在再听到同样的话,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你剑法很好,我未必能胜你。”纪真人坐了下来:“你们今天事情可还顺利?”

    “还算顺利。”李复林把今天的事大概同她说了一遍:“魔道中人这些年来一直蛰伏,现在看来元气渐复。这天下又要不太平了。”

    李复林将佩剑拔出鞘,仔仔细细的将剑擦拭干净。剑身明亮如镜,映出来他的面容。

    剑刃上干干净净的,一点也看不出来白日里刚刚饱饮鲜血。

    不知为什么李复林想起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了。

    那是他还不到二十岁,头一次跟师叔一起下山的时候。嗯,说起来也就比晓冬现在大个一两岁的时候。

    当时是为了什么而杀人,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他记得自己当时手很稳,剑拔出来时,血珠沿着剑刃飞快的滴下,剑刃上依旧是干干净净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可是之后很多天他都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剑刃,总觉得那股血腥味儿还留在剑上。

    那气味儿很怪,既咸腥,又透着一股甜腻,让人总是没来由的一阵恶心。

    今天他又杀了好几个魔道中人,下手一点都不手软。

    纪真人推开门进来,李复林将手里的剑放下,站起身来。

    纪真人很了解他的习惯,一看他在那里擦剑,就知道他今天是又杀人了。

    “明天有时间没有?我正想和你切磋一下。”纪真人说:“这阵子都没和人动过手,骨头都要锈住了。”

    李复林笑着说:“我敢不奉陪吗?还请纪真人手下多多留情。”

    纪真人瞅着他,忽然笑了。

    很多年前,他们才刚认识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番一模一样的对话。可那时候纪真人特别不耐烦听这种所谓的客套场面话,当面直斥他“虚伪”。

    可是现在再听到同样的话,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你剑法很好,我未必能胜你。”纪真人坐了下来:“你们今天事情可还顺利?”

    “还算顺利。”李复林把今天的事大概同她说了一遍:“魔道中人这些年来一直蛰伏,现在看来元气渐复。这天下又要不太平了。”

    李复林将佩剑拔出鞘,仔仔细细的将剑擦拭干净。剑身明亮如镜,映出来他的面容。

    剑刃上干干净净的,一点也看不出来白日里刚刚饱饮鲜血。

    不知为什么李复林想起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了。

    那是他还不到二十岁,头一次跟师叔一起下山的时候。嗯,说起来也就比晓冬现在大个一两岁的时候。

    当时是为了什么而杀人,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他记得自己当时手很稳,剑拔出来时,血珠沿着剑刃飞快的滴下,剑刃上依旧是干干净净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可是之后很多天他都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剑刃,总觉得那股血腥味儿还留在剑上。

    那气味儿很怪,既咸腥,又透着一股甜腻,让人总是没来由的一阵恶心。

    今天他又杀了好几个魔道中人,下手一点都不手软。

    纪真人推开门进来,李复林将手里的剑放下,站起身来。

    纪真人很了解他的习惯,一看他在那里擦剑,就知道他今天是又杀人了。

    “明天有时间没有?我正想和你切磋一下。”纪真人说:“这阵子都没和人动过手,骨头都要锈住了。”

    李复林笑着说:“我敢不奉陪吗?还请纪真人手下多多留情。”

    纪真人瞅着他,忽然笑了。

    很多年前,他们才刚认识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番一模一样的对话。可那时候纪真人特别不耐烦听这种所谓的客套场面话,当面直斥他“虚伪”。

    可是现在再听到同样的话,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你剑法很好,我未必能胜你。”纪真人坐了下来:“你们今天事情可还顺利?”

    “还算顺利。”李复林把今天的事大概同她说了一遍:“魔道中人这些年来一直蛰伏,现在看来元气渐复。这天下又要不太平了。”

    李复林将佩剑拔出鞘,仔仔细细的将剑擦拭干净。剑身明亮如镜,映出来他的面容。

    剑刃上干干净净的,一点也看不出来白日里刚刚饱饮鲜血。

    不知为什么李复林想起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了。

    那是他还不到二十岁,头一次跟师叔一起下山的时候。嗯,说起来也就比晓冬现在大个一两岁的时候。

    当时是为了什么而杀人,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他记得自己当时手很稳,剑拔出来时,血珠沿着剑刃飞快的滴下,剑刃上依旧是干干净净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可是之后很多天他都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剑刃,总觉得那股血腥味儿还留在剑上。

    那气味儿很怪,既咸腥,又透着一股甜腻,让人总是没来由的一阵恶心。

    今天他又杀了好几个魔道中人,下手一点都不手软。

    纪真人推开门进来,李复林将手里的剑放下,站起身来。

    纪真人很了解他的习惯,一看他在那里擦剑,就知道他今天是又杀人了。

    “明天有时间没有?我正想和你切磋一下。”纪真人说:“这阵子都没和人动过手,骨头都要锈住了。”

    李复林笑着说:“我敢不奉陪吗?还请纪真人手下多多留情。”

    纪真人瞅着他,忽然笑了。

    很多年前,他们才刚认识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番一模一样的对话。可那时候纪真人特别不耐烦听这种所谓的客套场面话,当面直斥他“虚伪”。

    可是现在再听到同样的话,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你剑法很好,我未必能胜你。”纪真人坐了下来:“你们今天事情可还顺利?”

    “还算顺利。”李复林把今天的事大概同她说了一遍:“魔道中人这些年来一直蛰伏,现在看来元气渐复。这天下又要不太平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