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百一十三章求婚

    包间里,除了求婚这幕戏的男女主角,只有摄影师灯光师和岑导。

    为了不出现穿帮镜头,其他人都被清场。就连造型师都只能站在门口等着,需要她的时候才能进去。

    “第三十七场欧阳向陈曦求婚,开始!”暂时无用武之地的灯光师则负责打板。

    镜头先是从门口往里探的一个全景,随后一点一点拉近,聚集在餐桌这一块,然后转向林衍坐的位置,在他脸上逗留了一秒,又转向盛骄阳,将她心不在焉的神情纳入镜头。

    岑导站在监视器前,看到监视器屏幕上显示的画面,点了点头,暗道,这个徐娇娇拍戏确实很有灵性,把这种走神的情绪演绎得毫不做作。

    事实上,盛骄阳此时是真的走神了。

    她脑子里想的却是上次和沈致宁来这里吃饭的场景,哦,不只一次,还有最开始,沈致宁把她叫来冒充女朋友当挡箭牌的事情。

    她可是还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为了能把黛西打发走,沈致宁故意当着黛西的面要亲她,最后还是黛西先受不了这刺激走人了,他才没有真的亲下来。从他随后把她从身上扫下去的举动可以看出,这个家伙是真的不近女色,而且对待异性也一点都不温柔。

    可是后来从什么时候起,沈魔王变成沈混蛋的呢?

    反正第二次来云端餐厅,沈致宁对她的态度比起第一次来已经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

    “陈曦?娇娇——”

    听到自己的名字,盛骄阳才回过神,看向对面。

    “啊?怎么了?”

    林衍原本以为她是按照剧本来走神的,可看她这样却是真的在发呆,他眼眸暗了暗,原来她和自己在一起从来不会走神,她的注意力都是放在他身上的,可现在越来越发现,她已经渐渐把他从心里驱逐出去了,她的目光不再追逐着他。

    “没想到你能在那么清贫的大山里待这么久。”他念出了台词。

    盛骄阳听到他念出台词,才惊觉自己正在拍戏,她极快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接了台词:“除了生活上没那么方便,其他也还好。”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这次你回来变了很多。”

    林衍捏着高脚杯的手紧了紧,这个角色仿佛为他量身写的,他能从每句台词上边找到共鸣感。

    “是吗?可是我觉得我一点都没变。”

    “娇……陈曦,以前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永远都是从我的角度去看待我们的感情,可你离开的这段日子,我发现我错的离谱。没有你在身边,我感觉吃的东西都是寡淡无味的,连喝的水都是苦的,就算身处闹吧,我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林衍深情地看着她,一点都不掺杂演戏的成分,“一想到未来的生活里依旧没有你,就觉得全世界都变得黑暗了。”

    盛骄阳咬了咬唇,差点分不清这是在演戏,还是在真实的告白。最后这句话是台词本上没有的。

    岑导没有喊咔,她就只能顺着往下继续。

    “我不知道以后当我仍然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会不会像从前那样,觉得我太黏,太不善解人意,太……小心眼。”

    林衍起身,走到盛骄阳斜侧,这个位置也是事先定好的,正好不挡住镜头。

    他单膝跪地,手上拿着一个小礼盒,打开,现出里边的钻石戒指。

    “当我失去这些从前我觉得会有些心烦的东西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失去的是一颗爱我的心,我知道是因为我没有给你足够安全感,你才会时刻忐忑着,想要知道我的行踪。以后你什么也不要做,就让我来当这个黏人的,小心眼的人。”

    “嫁给我吧!”

    他的眼眸像缀满星辰的夜空,深邃又迷人,让人一不留神就会失魂在里头,无法自拔。

    盛骄阳失神地看着那枚戒指,内心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这样的曾经很多次出现在她梦里的场景竟然真的在现实里出现了,虽然仅仅只是演戏。

    “戒指,拿起戒指。”岑金站在摄像机后提醒道。

    盛骄阳深吸了口气,从礼盒里把戒指拿出来,捏在手上眼神复杂地看着它。

    原本还在担心的岑金看着监视器屏幕上传回的画面后放下心来,那眼里恰到好处的复杂神色,完美地透露出了主人公面对当前事情的心情。徐娇娇真是太省事了,都不用他讲解细节,就把这幕戏里的感情摸得很清楚了。

    “我帮你戴上它。”林衍将礼盒放一边,从她手上拿回戒指,左手托起她的右手,缓缓将那枚钻戒推上她的中指,往指根一点一点推进。

    灯光师在岑金的示意下,拿着打光板凑过去,镜头给他们的手来了个特写。

    “你不能进去——”门口突然传来造型师的声音。

    这突然而来的声音,引得包间里的几人一同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人时,盛骄阳的表情崩掉了。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了。”沈致宁脸上带着笑,眼里却全是阴霾,他目光阴鸷地盯着她套上戒指的手。

    盛骄阳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那枚戒指已经推到了中指第二个关节的地方了,她连忙站起来,同时抽回了手,戒指也因此从手指上滑落下去摔在了地上。

    “致宁哥,我们这只是在拍戏。”她赶紧解释道。

    “拍戏?”沈致宁的目光扫了一圈,扫过站在摄像机后面的两个人以及拿着打光板的人,最后停在了已经站起身来的林衍身上。

    两个男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难道演艺圈没人了吗?竟要找人来滥竽充数!”沈致宁冷笑了声。

    “致宁哥——”盛骄阳皱了下眉头,觉得他这样说不好。

    沈致宁的目光锁定她,步步走近,“你是要站在他这边了?”

    “我没……”

    林衍往旁边跨了一步,正好挡在了盛骄阳面前,打断了她的话,也阻隔了沈致宁的视线。

    岑金的目光在三个人之间徘徊,这现实版的三角恋啊!不过这话他可就不认同了,这不是在质疑他的眼光么?

    “这位先生,我们选的是人,不是圈子,谁更适合就谁上。”岑金站出来说道。

    “那你看我如何?”沈致宁停下来,看向岑金。

    岑金还真的认真打量了一下他,说道:“从气质上来说,林先生更适合这个角色。”

    剧里的男二如果是霸道总裁的气质,那么整个剧的画风都会跟着变了,毕竟霸道总裁是狗血剧的男主标配啊!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浑身透着一股强势,那目光跟刀锋似的锐利,如果欧阳是这样的性格,早就在女主陈曦离开去支教的第一时间就把人绑回来了,哪里还会有后面发生的事情。

    沈致宁的脸色黑了三分。

    “沈先生,我们在这里拍戏,你却冒然打搅,是不是太不尊重人了?”林衍语气不温不火地说道。

    可就是这样的语气才叫人生气,像是并不把人放在眼里,所以才能做到如此平静。

    沈致宁气极反笑,他的目光穿过林衍的肩膀,看到被挡在后面的人,声音低沉地说道:“娇娇,你是要一直躲在后面吗?”

    盛骄阳叹了口气,提着裙摆从林衍身后走出来,她正要朝沈致宁走过去,却被林衍拉住了胳膊,她垂眸看了眼他的手,轻声说道:“林衍哥,放手。”

    林衍的手却握得更紧了,仿佛这一松手就真的会彻底失去她。

    “我们还有戏没拍完。”

    “我说几句就回来。”

    林衍眼睫颤了颤,慢慢松开了手。

    盛骄阳没有看他,走到沈致宁面前,正要开口说话,却被他抓着手腕就走。

    “诶——”岑金抬手,女主角要被人拐走了,他能不急么。

    “岑导,我一会儿就回来!”盛骄阳扭头朝岑金喊道。

    灯光师和摄影师两个面面相觑,都偷偷瞄了眼正面无表情看着门口方向的林衍,他们又朝门口努了努嘴,彼此秒懂了对方的意思。

    敢情那个人才是徐娇娇的男朋友啊!

    唉,这个林先生好可怜,竟然喜欢一个有男朋友的人。

    在门口的造型师也是一脸懵逼地看着盛骄阳被那个强势的男人拉走,剧组里的人都以为林衍才是男朋友,没想到事情完全不是这样子的。

    沈致宁推开了一间空的包间,拉着人进去,反手就把她推到正在关闭的门上。

    完全没给她说话的时间,直接倾覆上去,捧着她的脸就堵住了她微开的唇。

    和在瑰金庄园他的房间里被他压在门上那次不一样,那次是温柔款款的,像要用温水把她慢慢煮熟一样。

    而这次,他带着怒意,还有……醋意。

    整个吻犹如狂风暴雨,而他就像一个侵略者,攻城略地,迅速抢占了她呼吸的空间。

    盛骄阳抓着他胸口的衣襟,跟一条钉在案板上被宰的鱼一样,垂死挣扎了几下,反抗无能后只能任由他宰割了。

    包间里漆黑一片,而这门后却是另一种光景。

    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变得灼热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