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三百五十三章 得偿所愿

    回到府里,胤禟去书房稍作收拾,便去了清漪院。一进屋子就看着围成一圈的儿子女儿,看样子新出生的弟弟妹妹们很受欢迎,小家伙们好奇的不行。婉兮躺在一旁,脸上噙着一丝温柔的笑意,静静地看着几个孩子,时不时地同他们说着什么,孩子们似乎有很多的问题,叽叽喳喳的,婉兮却一点都不在意,耐心十足地一个一个地回答他们。

    屋里侍候的人见胤禟进来,齐齐冲着他行了一礼,然后悄悄退后几步,将位置空出来,以便胤禟过去。

    “在说什么?”胤禟大步上前,先看过婉兮,见她精神尚好,这才转身看向几个儿女,笑问。

    对上胤禟的笑脸,平常跟胤禟闹惯了的弘旻,闹归闹,规矩还是很懂得。这不,说话之前,几个孩子都先冲着他行了一礼,这才各大自说起见到家庭新成员的看法和想法。

    “阿玛,弟弟和妹妹都好小,雅利奇都过来看了他们好一会儿了,可他们只顾着睡觉,都不看看我们这些哥哥姐姐。”最先开口的果然是最为活泼的雅利奇,小丫头性子开朗大方,性子略显刁蛮却知理知事,胤禟平日里便很是宠爱。

    茉雅奇和宁楚克虽然落后一步,可比起从前,至少能大大方方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这让胤禟十分满意。毕竟他就是帮着四哥上位,拿了这从龙之功,也不可能全让他兄弟的女儿嫁到蒙古那边去,他的女儿就算不全去,那至少也得一两个,到时不管是茉雅奇还是雅丽奇又或者是宁楚克,不管是嫁去蒙古还是留在京城,他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女儿懦弱无能、墨守成规,甚至咬牙隐忍一切。可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胤禟也好,婉兮也罢,即便从未谈过这个话题,却一致将几个女儿培养得活泼大方,乐观果敢。

    胤禟挨个摸了摸几个小丫头的小脑袋,笑道:“弟弟妹妹年纪太小,要多睡觉才能长大,等他们长大了,你们再带着他们一起学习一起玩。”

    “额娘也这么说。”三个小丫头齐齐点头,这一个比一个高的站起一排,看着没由来地让人觉得可乐。

    婉兮瞧着欲言又止的儿子们,笑着伸手在弘旻背后轻推了一下,然后使了使眼色,让他们不要顾虑。弘旻眼神一亮,随后在婉兮的鼓励下带头凑了上去,没一会儿,几个孩子就像围着三个新生儿一样围住了胤禟。

    他们倒是说得兴高采烈的,但是总有那不捧场的,比如刚出生的三个小家伙,可能是被吵醒了,也可能是饿了、尿了,这小眉头皱着,‘哇'的一声就哭了,然后就像传染一样,一个赛一个地哭得特别响亮。

    婉兮瞧着好似吓了一跳的胤禟他们,脸上带着几分笑意,随后开口唤来奶嬷嬷她们,让她们将几个小的抱到耳房去喂奶。至于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三胞胎的关系,这一次的她竟没多少奶水,所以在给喂了三个小家伙第一口奶水之后,这喂奶的事就完全交给挑选好的奶嬷嬷了。

    “他们只是饿了,跟你们没有关系,不过瞧着时辰,你们是不是该去休息了。”天气虽然凉爽起来了,但是婉兮还是让几个孩子保持着午睡的习惯。

    皇家的孩子,看似富贵,其实过得并不轻松。在没进宫读书之前还好,有额娘在身边,总是会考虑很多,难免会有些娇惯,即便是像胤禟这样注重培养的严父也会因为婉兮的话而考虑时间的安排;可进宫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康熙的安排别说孩子,就是成年人都会觉得吃力,每天寅时(3:00-5:00)就要进南书房读书,一篇文章最少得读一百二十遍,背一百二十遍,抄一百二十遍和默一百二十遍,其他规矩就更不用说了,单单就这些也难怪这些阿哥们一个比一个有才,一个比一个有毅力。

    “好了,都回去休息吧!想看弟弟妹妹,想看额娘,晚膳过后再来,到时阿玛带你们散步。”胤禟看着眸光十分明亮的儿女们,低声叮嘱几句。

    胤禟的话音刚落,几个孩子就算有些不舍,却也没有闹脾气,相反地很是顺从地冲着胤禟和婉兮行过礼后,便一起退了出去。

    “爷可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妾身?”婉兮见孩子们都出去了,不由地伸手拉着胤禟的衣袖,一脸好奇地看着他问。

    “何以见得?”胤禟见婉兮一脸‘你就是有事瞒着我'的表情,眼眸里带着几分笑意,面上却故作疑惑的表情,似乎婉兮说得好消息只是她的臆测,而他其实真的什么事没有。

    婉兮看着他这表情,嘴巴张了又合,都开始有些自我怀疑了。毕竟胤禟的很少有事瞒 着她,很多事情甚至不需要她开口,他便自行说了,现在他脸上露出这种疑惑的神情,她反而有些刚才的感觉其实只是她的一个错觉。

    胤禟瞧着她拧着眉头,一脸神情莫测不能确定的样子,差点没笑出来。他原本只是想逗她玩的,见她一脸失望的模样,反而不忍再隐瞒,便以手握拳着抵嘴唇轻咳两声,道:“刚才是爷逗你呢,的确是有好消息,而且还是属于娇娇你的好消息?”

    “我?”婉兮一脸疑惑地眨巴眨巴大眼,良久才道:“爷到底想说什么?妾身能有什么好消息?难道是宫里给得赏赐?”

    婉兮生产的次数多了,再加上她和胤禟的感情越发地深厚,以往生产都不与他见面的,渐渐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想见就见,没有一丝遮掩了。

    胤禟瞧着她这一脸莫名的表情,不由地伸出指节分明的手指轻敲她的白净的额头,低声笑道:“没出息,就不能有点更高的追求,比如成为爷的福晋。”

    婉兮闻言,眉头微皱,脸上闪过一丝苦涩,随后语带嗔怒地道:“爷就知道拿妾身开玩笑,你知道的,无论妾身多努力,最后做这个决定的不会是妾身自己。”

    她说这话不是埋怨他,而是陈述一个事实。另外她也想表明一个态度,能不能当福晋要说她完全不在乎也不可能,毕竟她真的很不喜欢那种把性命交到别人手中的感觉。但是她心里也清楚,这种事情根本勉强不来,与其为了不可能的事忽略自己身边的人,还不如一开始就选择顺其自然。

    胤禟听了她的话,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不少,他一直以为自己做得够好,很少让她受委屈。现在想想,的确如此,只是每次他若是让她受委屈,那必定是危及性命。可即便如此,眼前的这个女人依旧全心全意地相信他,甚至千方百计地维护他。

    “傻瓜!爷怎么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皇阿玛已经答应,明天三个孩子洗三时,在洗三宴上下旨扶正你。从此之后,你不比任何人低,你是我爱新觉罗·胤禟的福晋。”双手抓着她纤细的肩膀,胤禟一字一句地道。

    “真的吗?怎么会……”婉兮是真的被惊到了,自打胤禟有扶正她的这个想法开心,他即便不说,她也知道这件事要达成真的不容易。

    本朝规矩,正室休弃或去逝只能续娶不能以妾为妻,即便侧福晋从身份上算也可以称之为平妻,但平妻也是妾,是不能扶正的,除非特殊情况,否则男子大多都会选择续娶新人。当然,商人和平民之间如何尚 不可知,但是宗室皇亲以及大臣是依规矩办事的,可以说婉兮算是正式被扶正的一个先例。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婉兮才更不敢相信胤禟说得是真的。

    “爷说过,不管是什么事情爷一定会帮你达成的。”胤禟脸上扬着笑,声音温柔而坚定,想来这样的想法他一直未变,甚至一直坚持到事情达成。

    婉兮抬起头,看着坐在床沿的胤禟,即便每动一下,身体都会传来一阵疼痛感,可是现在她却想紧紧的抱着他,诉说自己的心中的感激和满足。

    胤禟被她抱着脖子,宠溺一笑,身子微微前倾,双臂揽着她的身子,任她在自己的怀里又哭又笑的。好一会儿,才低声劝道:“别哭了,爷听高嬷嬷她们说了,月子里哭对你的身子不好,等出了月子,你再哭,爷一句话都不说。”

    婉兮听了胤禟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手握拳轻捶他结实的胸膛,娇声道:“爷这是说得什么话,难不成爷还盼着妾身哭不成。”

    “当然不,爷一直认为爷的娇娇笑得最漂亮。”胤禟接过婉兮手中的绢帕,帮着她拭去脸上的泪水,温柔地笑道。

    婉兮点了点头,靠在胤禟怀里,良久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想来胤禟口中的这个好消息对她的影响一点都不小,若不是她知道胤禟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她会以为自己在梦里。

    “爷,真的很谢谢你!若不是你,妾身可能一辈子也不敢想自己有一天也能这样明正言顺地站在你身边。”婉兮一阵感慨,想来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得偿所愿的一天。

    “傻瓜,你是爷的女人,无论你想要什么?爷都会让你得偿所愿。”胤禟揽着怀里的婉兮,眼眸里过几分阴狠,想着那些潜伏在暗处的威胁,他觉得自己确应该再果断一点,把他们统统消灭,而不是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得逞。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