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沙龙国际 > 阴阳神算 >

第630章:魑将

    “最后咱们将要面对的那位,是魑将军吧,”我问白夫子,

    “他不叫魑将军,叫魑将,将比将军要高一个等级,自然也比将军要厉害,”白夫子一脸认真地看向了我,然后道:“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三个加起来,本事都没魑将的大,”

    白夫子这话说得,有点儿太过耸人听闻了吧,三个的本事加起来,都没有魑将一个的大,那这个魑将,到底是有多厉害啊,

    我们跟着白夫子继续往前走了起来,咱们都走了好半天了,照说应该能遇到那魑将了啊,但让我感到郁闷的是,前面的路感觉一眼望不到头啊,

    “这么走下去,咱们还得走多久啊,”我盯着前面的路看了看,发现一眼望不到头,因此便很好奇地对着白夫子问了这么一句,

    “我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但咱们继续往前走,只要时候到了,魑将自然是会出来的,”白夫子看向了我,一脸认真地对着我说道,

    既然白夫子也不知道还要往前走多久,我们也得跟着她走啊,

    白夫子继续在前面带起了路,在她走了那么一阵之后,我隐约觉得,前面的气场,好像有些不对了,就像是发生了什么变化似的,

    “你有没有感觉到,前面的气场在发生变化,”我问白夫子,

    “嗯,”白夫子对着我点了下头,道:“气场确实有些变化,不过那变化好像并不是特别的明显,但是,咱们还是得小心一点儿,”

    在说完这话之后,白夫子在继续往前走的时候,那脚步确实显得要比刚才要小心翼翼一些了,

    看白夫子这样子,不仅仅是用谨小慎微来形容了,她这完全就是如履薄冰,

    “白夫子你这,有点儿如履薄冰的意思啊,”我笑呵呵地对着白夫子问道,

    “如履薄冰,”白夫子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然后说:“你知道那魑将有多厉害吗,面对这样的对手,如履薄冰那是应该的,要在面对这样厉害的对手的时候,还麻痹大意,若是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给丢了,那才是真正的亏大发了,”

    白夫子这话说得,不能说一点儿道理都没有,反正我在听了她说的这话之后,还是觉得,她这话说得,那是相当有道理的,

    “嗯,”我对着白夫子点了一下头,说:“你说得有道理,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白夫子给了我一个白眼,然后道:“从附近这气场的变化来看,咱们现在离那魑将应该不远了,既然离魑将不远了,我们就得小心,要不然,着了那魑将的道,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嗯,”我应了白夫子一声,然后问:“你对那魑将应该是有所了解的吧,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有些什么招,你给我说说啊,”

    “我只是听说过他,并没有见过他,因此你要问我,那魑将有些什么招,我确实是不知道的,”白夫子用很认真的眼神看向了我,说:“前面三关咱们都过了,这最后一关,就算是再凶险,我们都得硬着头皮上,”

    “嗯,”我对着白夫子点了一下头,

    周围的气场确实在变化,但这气场的变化,到底是个什么变化,说句实话,我并没能琢磨透,自然也没能够搞明白,

    “你弄清楚这周围气场的变化了吗,”我问白夫子,

    “没有,”白夫子回了我这么两个字,然后道:“附近这气场的变化,给我的感觉,确实有些诡异,只不过,这气场的变化,到底是诡异在什么地方,我暂时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嗯,”我对着白夫子点了一下头,而后说:“咱们也别耽搁了,赶紧往前走走看吧,”

    “行,”白夫子对着我点了下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周围的气场已经在发生变化了,那就是说明,魑将此时离我们已经很近了,甚至不排除,那魑将已经开始对我们出招了,”

    “嗯,”

    我在点头应了白夫子那么一声之后,赶紧便在那里默念起了《鬼真经》,周围气场的变化,就这么直接去感应,我确实感应不出来,但我相信,用《鬼真经》去进行试探,多多少少的,应该还是能试探出一些眉目来的,

    诡异,这气场还真是够诡异的,我用《鬼真经》去感应了半天,居然一点儿都没感应出来,

    用《鬼真经》都感应不出来,这事儿给我的感觉,确实太过怪异了一点,

    “呼啦……呼啦……”

    有风吹来,那风呼啦呼啦的,而且吹得还挺厉害的,平白无故是不会起风的,现在冷不丁地吹来了这么一股子阴风,显然是说明,是那魑将在搞鬼啊,

    这个魑将,既然都已经出来搞鬼了,怎么还不现身啊,对于魑将的这个做法,我是有点儿小疑惑的,

    “魑将应该已经来了吧,只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不现身,”我笑呵呵地看向了白夫子,问了她这么一句,

    “你不知道他为何不现身,我又哪里知道,”白夫子白了我一眼,回了我这么一句,

    在白夫子回完这话之后,那呼啦呼啦的风声,立马就变得更加的大了,

    那魑将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啊,都这么半天了,别的我是一点儿都没看到,就只有这风,一直在那里呼啦呼啦的吹,

    风越吹越大,原本我还能站得很稳的,但在那风越吹越大之后,我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儿站不稳了,

    “还别说,这风的力道倒是挺大的啊,”我看向了白夫子,来了这么一句,

    “嗯,”白夫子对着我点了一下头,然后说:“这风确实挺大的,一个不小心,人都要给这风吹跑,”

    “可不是吗,”我笑呵呵地接过了话,然后道:“这风肯定是魑将出的招,也不知道他搞这么大的风出来干吗,难不成那魑将,是想用这风,把我们给吹走,”

    “我哪儿知道啊,”白夫子回了我这么一句,

    在回完我这话之后,白夫子的嘴立马就动了起来,看这样子,白夫子像是在念什么,不过,白夫子念的是个什么玩意儿,我是一句话都没听懂,

    伴着白夫子那叽里咕噜地念经声,原本是在我们耳旁,呼啦呼啦吹着的风,一下子就变小了不少,

    风变小了,这可是好事啊,只不过,我也不知道,白夫子出的这一招,到底有没有把那魑将给制服住,

    但是,直觉告诉我,魑将绝对不是好对付的,那家伙肯定很厉害,绝对还有招,

    就在我正疑惑的时候,原本是变小了的风,突然又呼啦呼啦的吹了起来,这一次,那风变得大很多了,很有一点儿狂风骤雨的意思,

    “风好大,”我发出了一句感叹,然后便感觉,自己的整个人,马上就要被那风给吹起来了,

    人要是给那风吹起来了,绝对不是好玩的啊,

    机智的我,赶紧便在那里默念起了《鬼真经》,我得用《鬼真经》里面的招数,把自己的气息给控制住,只有控制住了气息,我才能让自己沉下去,如此一来,我才能保证,自己不受魑将搞出来的那风的影响,

    在用《鬼真经》控制了那么一下之后,我的身体慢慢地就变沉了,身子骨一变沉,我自然就开始慢慢地往下落了啊,

    我不得不承认,《鬼真经》还真是个好东西,只要肯动脑筋,将那《鬼真经》活学活用,我便能成功地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慢慢地沉下去,

    虽然我的身体开始往下沉了,但白夫子和易八的情况,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妙,此时他们两个,已经被魑将弄出来的风,给吹到天上去了,

    他们两个在天上,就像是失了重心一样,在那里晃来晃去的,

    “你们两个没事吧,”我问,

    “都这样了,你说有事没事,”白夫子没好气地回了我这么一句,

    从白夫子和易八目前这样子来看,他们两个,好像确实是有事的,既然他们两个有事,我自然就不能袖手旁观啊,不管怎样,我都得好好地出个招,帮他们两个一下吧,

    如此一想,我也就不再客气了,而是赶紧的,在那里念起了《鬼真经》,

    《鬼真经》可以控制我自己的气场,自然也可以控制周围的气场啊,在念了那么一会儿《鬼真经》之后,我便成功地用《鬼真经》把周围的气场全都给控制住了,

    控制住了周围的气场,那原本是呼啦呼啦吹着,一点儿都不受控制的风,自然就受到我的控制了啊,

    在我的控制之下,风变小了,易八和白夫子,慢慢地落了下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