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道师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八十五章迷雾重重(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嵇少安和莹是杀手出身,他们杀人或许有失手的时候,但逃跑却绝对没有。

    否则他们根本活不到现在。

    陆鸿没有去追,也没来得及与云雀叙旧,他立刻便赶回了长老会。

    长老会中烛光昏暗,鲜血和红烛交融成一色,烛光跳跃,却将这间屋子渲染的那么阴森,那么恐怖,地上有血,墙上还粘着碎肉

    陆鸿忽然想起在东陵小镇时的情形,莹那么娇美,那么俏丽,虽然那一次暗杀没有成功,但她却始终都笑的那么甜美。

    幸好那一次的暗杀没有成功,否则自己也就和地上的那几滩烂肉一样了吧。

    他实在想不到一个那么甜美的小姑娘杀起人来会这么的丧心病狂。

    好在刘洋和晴儿都安然无恙。

    刘洋还以垂垂老态坐在那里,晴儿站在他身后,手里虽然还握着剑但脸色已经苍白,嘴唇也已经发紫。

    刘洋的手握着一盏青色的古灯,灯身细长,有浅浅的刻痕,灯芯上有一点青光如豆。

    光芒黯淡,但却正是这如豆的青光保住了她们的性命,让莹寸步难进。

    这盏古灯名叫青鸾,是第二代剑修传承不知从哪里搜来的神器,据说当年只要有人朝灯芯上随便吹一口气,立刻便是业火焚天之势,即便是世间至坚至硬之物也会在这火焰之下化为灰烬。

    现在这盏灯当然也早已不复当年的威力,但要对付莹却是不难。

    “村长,晴儿,你们没事吧”,

    走上前轻轻将晴儿揽在怀里,抚了抚她的缎背,随即松开将老村长的拐杖扶好。

    刘洋叹了口气,道:“真是可惜了,他们都是有功之人,虽然做错了事,但不该落得这种下场的”,

    他一边说一边咳嗽,显然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了。

    话虽如此,但却一点儿也听不出惋惜之意。

    他虽然已经很年迈了,早已不复当年的雄风,但又青鸾古灯在手,难道真的连莹也阻止不了吗?

    还是他本就想借莹的手除掉六长老?

    他又问道:“鸿儿,少安呢?”,

    陆鸿道:“走了”,

    刘洋又叹了口气,点点头道:“也好,让他多活一些时日吧,日后,他若肯回头,不妨留他一命,哪怕在长老会中给他留下一个席位也未尝不可”,

    “要是不肯回头,就除掉他吧”,

    他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嵇少安会对陆鸿不利。

    他一直都相信自己的眼光,稻香村历代传人都是天赋最高,最为睿智,最有手段的人,鹤立鸡群,一枝独秀。

    陆鸿道:“我明白,但嵇家该怎么处理?”,

    嵇少安再怎么强也不过是孤家寡人,是死是活都没有人在乎,但嵇家却是不同。

    嵇家守护剑庐已经上千年了,一直都忠心耿耿,在众人心中威望极高,且嵇家与本地的名门望族素有往来,亦有联姻,可谓是根深蒂固,要动嵇家势必会伤筋动骨。

    刘洋浑浊的眼睛看了他一眼,道:“鸿儿,你是这里的主人,你看着处理吧”,

    “有小瑶在你身边,老头子很放心,以后这些事都不用再问过我”,

    他咳了几声,又撑起了拐杖站起身。

    “晴儿,送村长回去休息”,

    “然后你也回去休息”,

    “好是,少爷”,

    陆鸿很快便派人去寻找嵇家的嵇少康。

    嵇少康是剑痴,对剑极其痴迷,剑术也很高明,杏花村中有人已称他为“剑中圣手”。

    对这里的人来说,陆鸿这个传承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主的是外事,嵇少康却是这里的守护神,主内事,但凡大胜关有变,大小事务都要依靠嵇少康以及他背后的嵇家。

    不久之前法门魏无私身死,大胜关大乱,赶尸人,马匪,草寇肆虐,但杏花村却安然无恙,这便是由于嵇少康坐镇于此的缘故。

    如果没有嵇少康,陆鸿是不敢放心离开这里的。

    陆鸿不知道嵇少康藏在哪里,但他相信一定能够与他接上头。

    嵇少安阴谋已经败露,长老会六长老全部身死,他可以很快就找到六个德高望重的老人组成新的长老会。

    在杏花村,长老会没有什么实权,但却是村民们精神上的支柱,凡是长老会中的长老说出的话人们总会相信的。

    换句话说,长老会说嵇家是黑,那嵇家就是黑,长老会说嵇家是白,那嵇家就是白,就算长老会说已经结了婚生了子的嵇少康酷爱男风,有龙阳之好人们也会深信不疑的。

    所以无论是为了嵇少安,为了嵇家还是为了他自己嵇少康都一定会派人找他接头,在事情还可以挽回之前。

    他并没有等,物色了几个长老会的人选后便让人去请云雀。

    云雀却来得晚了一些,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刚出了一趟门。

    “道兄可是追踪嵇少安去了?”,

    他亲自给云雀泡了一壶茶。

    地上的血刚清洗干净不久,墙上也全部擦了一遍,但那血腥味仍是挥之不去。

    偌大的长老会中只有陆鸿和云雀两个人,他们却都很喜欢这种空旷的感觉。

    云雀点了点头,呷了一口茶。

    “有什么发现吗?”,

    云雀又摇了摇头,道:“我的追踪术只是马马虎虎过得去,他们才是此中高手,若是被我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他们也不用再做杀手了”,

    “但你却觉得嵇少安的背后,除了魔师之外,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人”,

    “一定有”,云雀道:“而且很有可能是与我们很熟悉的人”,

    “此次你们杏花村内,嵇少安勾结长老会意图取你而代之,稻香村里的几个老家伙也蠢蠢欲动,时间上太巧合了”,

    陆鸿道:“他们筹划的很精密,连一点把柄也没有留下,但事出反常必有妖,没有人会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巧合”,

    “不错,自始至终这件事都太过古怪,三村的人忽然就知道了暂时压制尸鬼幼种的方法,各村的人转移到了这里,杏花和稻香又在所有人都立足未稳的时候突然发难,而在这个过程中,却有一个地方始终都坚如磐石”,

    陆鸿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脸上露出沉肃的表情。、

    他当然知道云雀所说的那个地方是禅隐,与杏花,稻香只有一线之隔的禅隐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