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我的大小美女花 >

第1481章 推妹发自真心

    “我说你为什么要娶那么多老婆啊,专一一点不好嘛?”乔禹彤有些埋怨的意思。

    “我也想专一,可是我一开始就阴差阳错的喜欢上了两个。”宋晓冬回想了一下自己和青青轩轩的事情,摇了摇头。

    “后来呢?”

    “后来当然是照单全收啦哈哈哈!”宋晓冬又露出了色相。

    “死相!”

    “人家赵局长说了,让我以后离你远一点。”乔禹彤想起来,眼神又有些暗淡。

    “是么,赵局是真的这么说的么?”宋晓冬故意反问。

    宋晓冬心里很清楚,赵局长巴不得两个人的事情能成,到时候自己这个局长对乔禹彤多多照拂,对自己的工作也有很大帮助啊。

    “赵局长说了,别人没弄到手,还把官弄丢了。”乔禹彤话只说了半截。

    “赵局这话,什么是弄到手啊,弄什么啊?说的我和东西似的。”宋晓冬苦笑。

    “你才不是个东西!”乔禹彤笑着瞥了宋晓冬一眼。

    “你”

    “昨天的事情,真的是要感谢乔局仗义出手,替我蹲看守所,以后乔局要是想升官,找我一句话的事!”宋晓冬故意逗乔禹彤。

    “嚣张吧你!”

    “我昨不说了,这次就算我赔罪了,不然让你明河宋先生进看守所,我这副局长以后不得天天让人给我穿小鞋。”乔禹彤也逗宋晓冬。

    “哪能啊,我宋晓冬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吗?”宋晓冬狡辩。

    “你不是谁是?连我敬酒都不喝?”乔禹彤和宋晓冬说之前赵局请客时酒桌上的事情。

    “我那是看你道歉不诚恳,不愿意强迫你。”宋晓冬辩解到。

    “你可别胡诌了,坐在车上像个死人一样,一言不发。”乔禹彤想起来车上事情,又撅起嘴来。

    “我确实生气了。”

    “你看,还和我硬抗呢。”乔禹彤终于听到宋晓冬的真话。

    “你这副局长职业风险高,你就说光英雄救美,我就救了你几次吧,结果你说抓就把我抓进去了,让盈盈哭了两天,你好意思么你!”宋晓冬开始数落起乔禹彤来。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就是生气!我才不关心你是不是黑社会!我就是想抓你!”乔禹彤一着急,把真话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宋晓冬大笑起来。

    “你别笑了!死样!”乔禹彤开始掐宋晓冬的胳膊。

    “还英雄救美呢,美倒是真的,你也算英雄,你就是个臭流氓,充其量也就是个流氓救美。”乔禹彤想起宋晓冬救自己的几次情景。

    “再说了,你也没吃亏啊,你也没少动手动脚啊!”乔禹彤突然放低了声音,耳根也红了起来。

    “那你说我也不能光干活不占便宜啊,天底下就没有这样的买卖。”宋晓冬得意的摇头晃脑。

    “贼不走空啊!”

    “你看看你,你自己都说你是贼!”乔禹彤笑着骂宋晓冬。

    “好端端的你生什么气啊,还要抓我,我什么都没干啊!”宋晓冬又对乔禹彤说。

    “生气就生气在你什么都没干!”宋晓冬一提这件事,乔禹彤就又来了脾气。

    “本大小姐给你机会你都不知道把握,你让我这副局长好没有面子,我就该抓你!”乔禹彤情不自禁的拍了一下桌子。

    “哎呦大小姐,快消消气消消气,让旁边人听见有失身份,有失身份。”宋晓冬躬下身子示意乔禹彤小点声。

    “哼,没有眼光,你知道在我们警局有多少人追求我嘛?你可倒好,我上赶着,结果你穿裤子就走了!”乔禹彤放低声音,可是还是满脸怒火。

    “乔局,强扭的瓜,它不甜啊!”宋晓冬故意笑呵呵的跟乔局侃俗语。

    “以前你死坏死坏的,总想着占我便宜,我就觉得你真是个禽兽,现在可好了,一听说要睡你,把人给吓跑了,现在我真觉得,你简直是禽兽不如啊!”乔禹彤没好气的损宋晓冬。

    “乔局,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就直说了吧,你把我宋晓冬当成什么了啊,我宋晓冬当然好色,可是我这是色亦有道,我也不是什么色都沾,你说你还喝着酒,还说着就是要和我发生关系,你说我如果顺水推舟,等你清醒了万一后悔了,那你不是一样抓我,保不齐还判我个重罪,我可不是美色在前就胆大包天的人啊!”宋晓冬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后悔?”乔禹彤结结巴巴的憋出一句话来。

    “乔局,我今天就说一点真心话吧,我欣赏你的正直清明,也喜欢你的美貌,更珍惜你这个朋友,所以我不希望一夜的风流就葬送了我们之间的情分,所以那天晚上我就穿裤子走了。”

    乔禹彤听完宋晓冬话愣了半天。

    宋晓冬虽然关键时刻不行了,可是也是理由充分的,因为宋晓冬是为了两个人的关系负责。

    而自己喝醉了酒,想的只是,与其让几个不法分子占了便宜,还不如给了宋晓冬,却没有考虑到发生关系后可能带来的后果。

    乔禹彤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什么好。

    真正的撩妹高手,在这种时候,应该走上前去把妹子一把抱住。

    可是宋晓冬并没有,因为宋晓冬推妹发自真心,不屑于运用各种心机手段。

    “好了快吃饭吧,饿了吧!”宋晓冬赶紧打破尴尬。

    乔禹彤吸了一下鼻子,抬起头对着宋晓冬笑了一下,眼圈分明红了。

    酒足饭饱,礼貌道别。

    回到家,其他人都睡了,只有宋晓茹李思婕还没睡。

    “怎么了,还不睡啊你俩?”宋晓冬问。

    “回来了啊,我俩有事找你商量。”宋晓茹对宋晓冬说。

    “哦。”宋晓冬知道她俩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

    宋晓冬就坐下来。

    “晓冬啊,思婕亲戚的事情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办啊?”宋晓茹问。

    宋晓冬看着李思婕,李思婕并没有什么异常表情。

    “怎么了啊?又上你家闹去了啊?还是又给你打电话了啊?”宋晓冬以为是李思婕的亲戚又来难为李思婕了。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赔罪

    “没有,没找我,是我爹给姐打电话了。”李思婕看着宋晓茹。

    “哦。”宋晓冬点点头。李思婕的亲戚不一定做出什么浑事来,可是李建国做事还是有分寸的。

    “思婕她大伯母二伯母整天赖在她父母家,老人家就打过电话来了。”宋晓茹说道。

    “我爸说他安排,明天晚上要请你吃饭,让丰饶他们给你道歉。”李思婕说道。

    “你什么意思啊?”宋晓冬问李思婕。

    “我还没消气呢!”李思婕噘着嘴。

    “姐你以为呢?”宋晓冬问宋晓茹。

    “晓冬,我是这么想的,她大伯母天天在她父母家闹,这样也不好,不然差不多就行了。”宋晓茹对宋晓冬说。

    “那”宋晓冬又看了看李思婕,李思婕点了点头。

    “那行吧。”宋晓冬就站了起来要去洗漱。

    “那我就给思婕父亲打电话了啊!”

    “嗯!”

    第二天晚上,李家人请宋晓茹、宋晓冬和李思婕吃饭。

    来的人有李建国夫妇,李丰饶夫妇,李丰硕和二伯母。

    李丰盛夫妇没有来,毕竟和前两家情况不太一样。

    “哎呦妹子妹夫来了,这位是”李丰饶第一次见宋晓茹。

    “你好,我是宋晓冬的姐姐。”

    “哎呦你好你好,快坐快坐。”

    李丰饶显然经常应酬,对这种事情还是轻车熟路,安排座位,点菜敬酒都非常到位。

    大伯母确实教育出来了一个好孩子,也有可能是,如果不是大伯母,李丰饶能成为更好的孩子。

    “晓冬啊,上次呢,是他们不对,惹恼了你,这次呢,我出面,咱们把话当面说开,你看怎么样?”李建国笑呵呵的对宋晓冬说。

    “伯父,既然是您出面,我肯定来,但是呢,这件事怎么办呢,还得看他们啊。”宋晓冬说话给了李建国面子,但是也透露出了消息,看你们表现。

    李建国也听出味来,转过头看着李丰饶和李丰硕。

    “妹夫,上次的事情呢,确实是我招待不周,我们这些亲戚啊,确实有点眼皮薄,不知道宋先生的能耐,冲撞了宋先生,我今天呢,是专程给宋先生赔罪来的,这杯酒,我就先干了。”李丰饶看见李建国的眼色,站起来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宋晓冬看着李丰饶一动不动。

    李思婕和宋晓茹坐在宋晓冬两侧,知道宋晓冬还在摆姿态,也就没有表示。

    李丰饶看见宋晓冬没什么反应,只得笑容僵硬的坐下来。

    “二哥啊,玉泉寺环境怎么样啊?”宋晓冬沉吟半晌,突然转过头来问李丰硕。

    李丰硕被问的哑口无言,愣了一会,才重新摆出一副笑脸对着宋晓冬说:“宋先生,玉泉寺确实不愧为咱们明河的明刹,环境清幽,寺里的僧人们端正威仪,念经更是一片金玉之声,听起来确实能够让人静心清心,我这几天,感觉自己都被醍醐灌顶了一般。”李丰硕拿出了自己对待上级时的态度,和之前打官腔的李丰硕简直就是两个人。

    可惜日常被李丰硕训斥的李丰盛不在,错过了一场好戏。

    “嗯,我一直听说那里的和尚挺灵的,你去听几天经,能让你少一些官气,多接一些地气。”宋晓冬点点头表示满意,但是眼皮仍然低垂着,低着头看着裤裆,不抬头看桌子。

    “是是是,宋先生说的有道理,我这几天在玉泉寺也是很有收获,真是要感谢宋先生给我的这次珍贵的机会,好好学习了解一下咱们明河的宗教文化,我也自罚一杯,算是对上次事情的道歉。”李丰硕也一饮而尽。

    宋晓冬还是低着头仿佛精神萎靡一般。

    李建国看着宋晓冬,不知道宋晓冬在想什么,抬头看看李思婕,也没什么表示,只有宋晓茹在一旁看不下去,悄悄怼了宋晓冬一下。

    宋晓冬只是身子轻轻摇晃了一下,没有说话。

    李建国就又回头瞪了李丰饶一眼。

    李丰饶会意,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礼品酒礼盒来,站起来对宋晓冬说:“宋先生啊,上次的事情啊,确实是我们不对,我们不应该狗眼看人低,不应该用收入来衡量人的社会地位,我们这些人实在是势利眼了,回去呢,我爸也把我骂了一顿,我这次给宋先生带来了一瓶年份茅台,就当做赔罪了,宋先生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你说咱们这亲戚里道的,将来还是要好好相处的啊!”李丰饶拿起礼盒要递给宋晓冬,宋晓冬抬起头来盯着李丰饶,并没有伸手接。

    “哎呦你们有心了,这酒很贵吧!咱们都是一家人,不用这样客气,这酒我就替晓冬收下了。”宋晓茹替宋晓冬接过酒来。

    收东西办事,东西收了,事就得办。宋晓茹接下东西,就表示这件事情宋晓冬得办。

    “30年茅台,倒不贵,不过货很好,不好买啊!”李丰饶看见宋晓茹收下了东西,心头忽然轻了下来。

    “思婕,我记得,上次那苏小六不还送来一瓶50年的么?咱家有酒啊!”宋晓冬一抬眼皮对李思婕说。

    “哪还有了,让依依拿去擦茶几了。”李思婕配合宋晓冬演出。

    50年茅台擦茶几。

    李丰饶知道李思婕是在开玩笑,可是这种玩笑,宋晓冬的身份完全开的起啊。

    看见宋晓茹收东西,丰硕知道事情还有门,也赶紧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礼盒来。

    桌子旁的人一看,是茶叶。

    “宋先生啊,这几天啊,我在玉泉寺天天听经,突然开了窍,觉得那天对待宋先生实在是不对,我呢,从玉泉寺的方丈那里淘来了一些好茶,想请宋先生品鉴品鉴啊!”李丰硕也站起来,拿着礼盒要给宋晓冬。

    宋晓冬不为所动。

    “哎呦,快让我先看看!”李建国赶紧接过来,帮李丰硕打破尴尬。

    “洞庭碧螺春!好啊”李建国拿着礼盒一边仔细端详一边夸奖。

    “老伯也懂茶叶啊!”李丰硕赶紧迎合李建国。

    “当然,这上等的洞庭碧螺春茶芽细小,一两茶叶就有6000个茶芽,我看这品相,绝对是上等好茶,你这玉泉寺的方丈,确实有些眼力啊!”李建国笑着夸奖李丰硕。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天高地厚

    李建国拿过礼盒来,对宋晓冬说道:“晓冬啊,难得丰硕这份心意,咱们都是亲戚,你给他们个下马威,让他们吃个教训就行了,是吧!”

    宋晓冬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李建国,还是没有说话。

    “伯父,我就替晓冬收着了,谢谢了!”宋晓茹也不知道该管丰硕叫什么称呼。

    “思婕,这碧螺春,咱们家也有吧?”宋晓冬转过头来又问李思婕。

    “有是有,不过”李思婕假装难以启齿。

    “嗯?”宋晓冬赶紧问李思婕。

    “让盈盈拿去泡马桶了,说味道好,能除异味。”李思婕把话说完。

    李丰硕一听,眉头重新上锁。

    真能装啊,洞庭碧螺春泡马桶。

    可是人家有资本啊,现在人家说什么李丰硕都得听着,不然,他就等着在玉泉寺听经听一辈子吧,要不就陪着王所长一起盼着仙人掌开花。

    “那正好,你们的用完了就用这一盒。”李丰硕无奈的接过话茬。

    李建国在一旁听着有些想笑,李丰硕平日里在亲戚面前耀武扬威,结果也有今天。

    “咱走吧,这没有我想见的人。”宋晓冬拉起李思婕就要走。

    “哎你干什么去?走什么啊?”宋晓茹一把扯住宋晓冬另一条胳膊。

    “哎晓冬你别走啊,这饭还没吃呢?”李思婕母亲问。

    “妹夫,怎么了这不好好的突然就要走?”李丰饶赶紧站起来,急的差点把桌子掀翻。

    “是啊,怎么了就要走啊,别急啊,听哥哥们把话说完啊!”李丰硕站起来。

    宋晓茹把宋晓冬重新拉回座位。

    李建国看了一眼宋晓冬,半天没说话,等宋晓冬重新坐下来,指着李丰饶和李丰硕说:“叫你妈,叫你老婆赶紧过来!”

    李丰饶和李丰硕明白怎么回事了。

    “妹夫,你别急,等我一会。”

    李丰饶和李丰硕出去打电话。

    “喂?妈,你来一趟。”

    “叫我去干什么啊?凭什么要我去啊,你不说不让我管吗?”大伯母嗓门仍然很大。

    “你别墨迹,赶紧来!”

    “你怎么跟你妈说话呢?”

    “你来不来,不来以后我就没有你这个妈!”李丰饶气的差点把电话摔了。

    “喂?你来一趟。”李丰硕给自己老婆打电话。

    “我不去!”

    “赶紧的!”李丰硕也发火了。

    “我不去,你们男人的事,让我去干什么啊?”

    “你惹出来的事,你不来谁来?”

    “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惹出来的事啊,是大伯母说话难听!”

    “你也没少添油加醋!别跟我假装无辜!你赶紧的,你再不来宋晓冬就走了!”

    “哎呦,给他能的。”

    惹事的时候比谁都活跃,解决问题的时候俩人都没来。

    不一会俩人就一块来了,面对面都有些尴尬。

    “哎呦,大家都在啊”丰硕媳妇先开口,看着大家摆了一个哭一样的笑脸。

    大伯母歪着头看着墙不说话。

    反正大伯母已经六十了,脸皮已经修炼到刀枪不入的地步了。

    “坐!”李建国没好气的对着两个人说。

    就给两个人腾出地方来坐下。

    李建国看见大伯母这个样子,自己这个和事佬就又有些生气,眼看大家都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主动去挑话头。

    任由尴尬的去尴尬吧。

    宋晓冬等了一会,没有人说话,起身又要走,又被宋晓茹按住。

    “你,给妹夫道歉!”李丰硕看见事情不妙,就呵斥自己老婆给宋晓冬道歉。

    “我给他道什么歉啊?又不是我一个人惹恼了他?”丰硕媳妇瞪着眼睛看着李丰硕不肯道歉。

    宋晓冬不管宋晓茹,一言不发,站起身来自己自顾自向门口走去。

    “哎哎哎哎妹夫你别走我道歉,我道歉!”丰硕媳妇脑子多快啊,看见事情不好赶紧转变态度,上前扯住宋晓冬的胳膊不让宋晓冬走。

    宋晓冬顿了一下,丰饶丰硕也赶紧追上来,把宋晓冬搀回座位上。

    “妹夫,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我们错了,我们不知道你这么有能力,我们给你道歉,你把丰硕给调回来吧,丰硕这两天天天在玉泉寺听经,让烟熏的鼻子都是黑的。”丰硕媳妇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给宋晓冬道歉。

    “我问你,就凭我,配不配开一千多万的车?”宋晓冬抬着下巴,咬着牙瞪着眼睛伸出手指头来指着丰硕媳妇喊道,语气非常强硬。

    “配,配,是我有眼无珠,是我狗眼看人低”丰硕媳妇吓的连连点头。

    “你!”宋晓冬转过头来又指了一下大伯母,一声“你”,震的桌子上的所有酒水都微微泛起波纹。

    “我”大伯母正要来脾气,看着宋晓冬凶神恶煞的脸,吓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晓冬啊,是大伯母错了,我不应该那么说你,大伯母实在是不知道你这么有能耐,你就原谅我一个老婆子吧!把许可证给我们家丰饶吧,丰饶开公司不容易”说着大伯母眼圈就发红了。

    “我问你,我什么身份?”宋晓冬怒气未消,指着大伯母鼻子问。

    “你是宋先生”

    宋晓冬听了这句话,脾气才突然降了一点,吐出长长的口气,身体重新靠回椅子背。

    “不知道我这么有能耐?我要是没有能耐,你这么嚣张就是对的呗?啊?”宋晓冬继续呵斥大伯母。

    “我给你们长长记性,赚几个破钱,当个小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谁都看不起?”

    宋晓冬呵斥的一群人鸦雀无声。

    宋晓冬看见大家这个反应,终于有些满意,拿起手机来。

    “喂?刘局么?”宋晓冬开始打电话。

    “是,我是晓冬啊,是这样啊,那个丰饶理财的从业许可,你就放行吧。”

    “麻烦刘局了,后天请你吃饭哈!”

    “那就说定了!”

    电话打完,宋晓冬怒气未消,眉毛还没有完全舒展的看着李丰饶:“明天自己去金融管理局拿从业许可!”

    “是,是!谢谢宋先生”

    宋晓冬白了李丰饶一眼,又开始打电话:“张局啊,我晓冬啊!”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听宋先生安排

    “是啊,是这样,那个李丰硕,你让他回来吧,他在玉泉寺鼻子都熏黑了。”

    “是啊,那好,麻烦张局,后天请你吃饭。”

    “好好好,就这么定了,具体到时候我再给您打电话。”

    宋晓冬挂了电话,看了看李丰硕,又看了看丰硕媳妇。

    李丰硕一脸期待,丰硕媳妇低着头不敢看宋晓冬。

    “明天去宗教事务所办调离手续。”宋晓冬对李丰硕说。

    “是,是。”李丰硕点头点的战战兢兢。

    接下来宋晓冬脸色又平和起来,对李建国夫妇说:“伯父伯母,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了。”

    “先吃饭吧!”李思婕母亲对宋晓冬说。

    “不了不了,回去看孩子。”

    “那好。”

    宋晓冬转过头来看了看宋晓茹和李思婕示意要走。

    三个人就都站了起来。

    “妹子妹夫你们先吃饭吧!”丰饶丰硕赶紧挽留。

    宋晓冬脚步没听,嘴上说到:“没心情。”人就已经来到了门外,宋晓茹和李思婕跟在后面。

    剩下的人坐在一起默不作声,心里不是滋味。

    大家心里都想着,这宋晓冬,究竟是什么人呢?

    是一个电话就能改变你命运的人。

    “那啥,事办完了,我们也走了。”李建国夫妇也要走。

    “吃了饭再走啊。”丰饶丰硕挽留。

    “不了不了,累了,回去休息了。”李建国夫妇也拒绝了。

    就剩下了丰饶、大伯母、丰硕和丰硕媳妇,也不说话,看着满桌子菜发呆。

    路上宋晓茹批评宋晓冬:“你怎么说话这么不客气呢,都是思婕的亲戚,思婕的父母还在场。”

    “姐,他们挤兑我的时候,思婕的父母也在场。”宋晓冬心情很不好。

    “有你这么说话的嘛!”宋晓茹打了宋晓冬肩膀一下。

    “姐,那天你不在,我在一旁都听不下去了,大伯母、丰硕和他媳妇说话特别难听,晓冬不发火,我都要发火了。”

    “你怎么也向着这个混蛋!以后都是亲戚,还怎么来往啊?”

    “那种亲戚算什么亲戚啊,天天净想着怎么挤兑别人。恶心。”李思婕想想也觉得讨厌。

    “行了,这事就算完了。”宋晓茹说。

    “这事完了,还有别的事情没完。”宋晓冬心里想着。

    “对了,李丰盛跟我说要请你吃饭呢。”李思婕对宋晓冬说。

    “啥时候?”宋晓冬问。

    “明天呗,这事都办好了,就该轮到他了。”李思婕说。

    “我明天有事,你和我姐去吧。”宋晓冬说。

    “我去干什么啊?”宋晓茹问。

    “你去就代表我了。”宋晓冬说。

    “晓冬可别让姐代表你,丰盛说让晓冬给安排一个市长当,姐都能答应。”李思婕笑着说。

    “谁说的,我也不傻。”宋晓茹说道。

    “姐你是不傻,你就是太善良了!人家送东西求办事你就替晓冬收了,哈哈哈”

    “那不收就让人家拿着东西愣着啊,多不给人家面子啊!”宋晓茹争辩道。

    “你看,所以说你善良啊!他们这么嚣张,我早就想教训他们一下啦!”

    “你们明天干什么去啊?”李思婕问。

    “谈生意。”宋晓冬眉毛一抬。

    第二天。

    “盈盈,给大导打电话。”宋晓冬对肖盈盈说。

    “干什么啊?”

    “干什么,拍戏啊,场地你都出了,演员也潜规则完了,戏不拍怎么行。”

    “好好好,我打。”

    肖盈盈就给大导打电话。

    “大导,有时间啊?”

    “啊,是这样啊,我们想你们谈一谈合作的事情啊,咱们的新剧,还是得开拍啊!”

    “那好,那还是在我影视城见面。”

    肖盈盈挂了电话问宋晓冬:“你又打什么主意啊?”

    “我问你,你公司里有没有希望大力捧起来的男演员?”宋晓冬问。

    “有啊,就那天我给你看的那个林又伦就不错。努力吃苦有眼力见。”

    “那让他上大导的新戏你觉得行不行?”宋晓冬问肖盈盈。

    “行啊,当然行啦,林又伦要是能有这样的机会,早就火起来了。”肖盈盈眼前一亮。

    “不过”肖盈盈欲言又止。

    “怎么?”宋晓冬问肖盈盈。

    “我凭什么要捧红他啊,等他红了好和我解约?”肖盈盈想想,觉得有些便宜了林又伦。

    “那你还想怎么办啊,你想潜规则他啊?”宋晓冬问。

    “依依姐,你帮我打晓冬哥哥,你看他说的什么。”肖盈盈拉扯孙依依的胳膊。

    “是呢,说的什么混账话。”

    “行了,就当做了个顺水人情,以后他发展好了,对你的事业也有帮助,他会记得你的。”

    “那好。”

    宋晓冬和肖盈盈就去金辉影视城。

    不一会大导就到了,看见宋晓冬毕恭毕敬。

    大导出了拘留说之后还专门调查了一下,知道了宋晓冬的真实身份后直吸凉气大牙冰凉,这些天什么都没做,天天在家提心吊胆的等着宋晓冬找自己。

    这一天还是来了。

    大导已经完全没有了那天的神气,低着头来到宋晓冬面前不敢吭声。

    “宋先生,肖总。”大导低着头和两个人打招呼。

    “抬起头来说话!”宋晓冬呵斥大导。

    “是,是。”大导抬起了头来,不敢正眼看宋晓冬。

    “大导,咱们的新戏,还是得继续拍。”

    “听宋先生安排。”大导服软了之后倒是会说话。

    “听我安排?”宋晓冬问大导。

    “是,听宋先生安排。”

    “那我就给你安排安排,戏,继续拍,场地,就在这,演员,我说的算。”

    “好,宋先生说安排谁就安排谁。”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是,是。”

    “还有,这部戏如果你没拍好,我让明河所有投资方都不给你投钱,我让你以后一部剧都拍不出来,听见了吗?”宋晓冬问大导。

    “听见了听见了。”

    “滚!”

    “是是!”

    “这人啊,你好好和他说话他听不见,你一定要骂他,他才能听见。”宋晓冬在大导身后嘲讽,大导就装作没听见。

    “现在干什么啊?”肖盈盈问宋晓冬。

    “玩耗子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