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 >

751 暗杀,大家伙 为43000金钻加更

    自从几个月前,怀香格格进入兵部,我们两个过了一段接近七彩斑斓的生活,感觉每一天都充满了期待和劲头,还有粉红色的泡泡,怀香格格这个女孩既聪明又灵气,我确实很喜欢她,总是不知不觉被她吸引,

    虽说后来因为对待夜明的理念不同,而产生过一些争执和隔阂,但是并未影响我俩的感情,可惜好景不长,万毒公子无意中发现怀香格格练功的时候似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于是立刻通知了我,我也赶紧通知了青龙元帅,青龙元帅则直接将她带走,说是会想办法帮她处理,让我不要担心,

    那个时候,怀香格格进步的确实有点夸张,还没多长时间实力就直逼紫阶,我还以为是她的天赋在起作用,现在看来其实早有预兆,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

    再听说她的消息,是从青龙元帅口中,青龙元帅为了让我束手就擒,所以拿怀香格格来威胁我,说是怀香格格还在她的手里,

    我虽然很心疼怀香格格,但也不想因为儿女情长误了国家大事,所以只能装作不在乎怀香格格的模样,继续和青龙元帅缠斗,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怀香格格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肯定要手撕兵部,屠掉兵部满门,

    我一直以为怀香格格已经被带到外面的什么医院治病去了——在我看来走火入魔就是一种病,所以现在看到怀香格格进来,确实又惊又喜,同时也倍感疑惑,她的病治好了吗,

    我还没有说话,万毒公子已经抢先一步,激动地说:“怀香格格,你是来看我的吗,”

    要我说,万毒公子真不是个东西,明知道怀香格格是我的女人,还动不动就撩,妄想挖我的墙角,这样的人,真要进了?社会里,至少弄他个“勾结义嫂”的罪名,断胳膊断腿都是轻的,

    还好,怀香格格只是看了万毒公子一眼,并没理他,便直接朝我走来,万毒公子顿时像是霜打了的茄子,嘴里嘟囔着说:“王巍哪里比我强啦,长得没我帅,本事没我大,怎么一个个都迷他迷得要死,现在的女人,找对象都不看长相了吗,”

    我并没理会万毒公子的疯言疯语,而是抬头看着怀香格格,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怀香格格一脸阴郁,眼睛也是红肿着的,似乎刚刚哭过,眉宇间透着淡淡的忧伤,看上去非常难过的样子,

    我以为她是在为我的遭遇感到悲伤,所以在她蹲到我身前后,我便立刻柔声说道:“我没事的,青龙元帅说了,等屠魔大会结束以后,她就会放我离开的,”

    但我说完这句话后,怀香格格并没有任何改变,仍旧一脸的难过和哀伤,??地将我胸前纱布拆下,帮我换起药来,怀香格格的动作轻柔、缓慢,帮我处理好伤口以后,又从随身携带的篮子里面拿出食物和水,一口一口地喂我吃了起来,

    怀香格格能来这里帮我换药、喂食,必然是受了青龙元帅的指使,所以我并不担心她的安全,

    食物不算丰盛,但能充饥,怀香格格喂我吃东西的过程中,始终一句话都没说,就好像我是个陌生人似的,但从她小心翼翼的动作里,我还是感受到了无限的柔情蜜意,我不停地问她到底怎么了,但她始终一句话都不说,

    问的多了,她的眼泪甚至啪嗒啪嗒地掉下来,我顿时有些心慌,赶紧说道:“好好好,我不问了,你不要再难过了,”

    但是过了一会儿,我又忍不住问:“是不是他们想威胁你做些什么,”

    我知道,青龙元帅其实一直都想拉拢我到夜明里去,很有可能拿住了怀香格格什么把柄,强迫怀香格格来说服我,但怀香格格摇了摇头,表示他们并未强迫她做什么,但是眼泪又啪嗒啪嗒地掉下来,

    我着急了,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候,怀香格格才抬起头来,眨着一双饱含泪水的眼睛问我:“听说你不顾我的死活,也要和青龙元帅拼个鱼死网破,还说你的女人特别多,也不在乎我这一个,是真的吗,”

    听到怀香格格这么说,我的心里顿时一寒,原来青龙元帅什么都告诉她了,面对怀香格格饱含泪水的眼睛,和几乎泣血的质问,我知道她的心里一定难过极了,

    这个时候,我该做的就是好好解释,向她解释清楚当时的我为什么要那样说,可我解释得清吗,我总不能直言不讳地告诉她,说我是龙组的人,为了国家的安危,必须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吧,

    我憋了半天,才硬生生说了一句:“如果他们真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必血洗整个兵部,”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铿锵、咬牙切齿,甚至浑身透着杀气,表达着我内心的坚定和意志,怀香格格甚至都愣住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我说的话,

    而万毒公子,这时候终于有了一点良心,附和着我说道:“我能证明,王巍确实是这么想的,他不是不爱你,他是无可奈何,”

    我感激地看了万毒公子一眼,感谢他声援我,但万毒公子又紧接着说了一句:“当然,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当场就束手就擒了,我可舍不得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万毒公子这句话差点没气得我吐出血来,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接着又眼神坚定地对怀香格格说道:“有些事,我确实无可奈何,但我对你的一片真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我的心挖出来给你看看,”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确实出自一片真心,也发自一片肺腑,如果现场有一柄刀,我真敢把心给挖出来,只为了抚平怀香格格眉间的忧伤,只是这样的话,在旁人听来可能有点过于肉?,万毒公子都啧啧地说:“你可真敢说啊,就不怕天上一个雷打下来把你劈死,”

    我没理会万毒公子,仍旧目光诚恳地盯着怀香格格,希望她能相信我的一片真心,而怀香格格,听到我这番真情表白之后,也确实愣了半晌,呆呆地看着我,

    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打动怀香格格的时候,怀香格格却突然问道:“那你说你的女人很多,是不是真的,”

    按照一个标准的“渣男”风格,这种时候我该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绝无此事,我的一颗心都系在她的身上,绝无半点虚假和伪意,就像天龙八部里的段正淳,女孩骗了足足有一箩筐;但我怎么忍心欺骗怀香格格,所以只能??低下头去,算是?认了这件事情,

    怀香格格明白了我的意思,

    怀香格格轻轻叹了口气,没有继续再问下去,而是拎着吃食,到了万毒公子身前,又喂起他来,万毒公子顿时激动无比,两只眼睛都放着光,像是抓到了挖墙脚的最佳时机,一边张嘴吃着东西,一边含糊不清地说:“怀香格格,你要是对王巍失望了,就尽管投到我怀抱来吧,我保证对你一心一意,如果生出二心,或是朝三暮四,就叫天降五雷把我轰死,”

    要是放到平时,万毒公子敢这么撩怀香格格,我早就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了,只是现在的我,哪里还有资格骂人,像个千夫所指的渣男一样,低下了惭愧的头,

    其实我何尝不想只得一人心、相顾到白首,在十六七岁以前,我还是这么想的,能有一个女孩和我相依到老,就是很幸福的事了;但是自从我妈说以我家的家世,我可以娶很多老婆以后,我的这颗心就算是彻底放开了,走到哪里就浪到哪里,从来不会拒绝女孩的好意,也从来不会收敛自己的情感,就想着自己反正能娶好多老婆,那就随便来呗,多多益善,

    其实往深了说,确实挺渣,

    还好,无论万毒公子怎么撩拨怀香格格,怀香格格也无动于衷、?不作声,完全不接话茬,显然对万毒公子不感兴趣,喂完万毒公子以后,怀香格格就收拾了东西离开,连声告别也没和我说,

    万毒公子无比感慨地说:“唉,你都渣成这样了,她怎么还眷恋着你啊,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怀香格格既然走了,我也无所畏惧了,什么话也敢说,我恶狠狠地瞪着万毒公子,说你要是再敢打我女人的主意,别怪我不顾兄弟情面,把你小子大卸八块,

    万毒公子吃惊地瞪着眼说:“你连动都动不了,竟然还敢威胁我,”

    接着就听扑簌扑簌的声音响起,无数毒虫从他发间、领口钻出,龇牙咧嘴地瞪着我,还发出“嘶嘶”的威胁之声,

    我:“……”

    从这天起,只要一到饭点,怀香格格就来给我们送饭,大部分时间并不和我们说话,就是??地帮我换药、喂食,我看她的眼睛一天比一天肿,显然私底下并没少哭,我的心里当然无比难过,

    我以为她是因为我的女人太多,所以才难过成这样的,所以都不敢安慰她,只能??地装傻充愣,终于有一次,怀香格格给我们送完晚饭,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突然问了我一句:“王巍,你真的不肯加入夜明吗,”

    我咬着牙,说:“是青龙元帅让你来当说客的吗,”

    怀香格格摇了摇头,用近乎于哀求的口吻对我说道:“如果是我个人的意愿呢,我觉得夜明很好,‘光复大明王朝’的愿望也很好,如果你想继续和我在一起,就加入到夜明来吧,我不介意你有很多女人,你可以带她们一起过来,还有你舅舅小阎王,如果他也愿意加入进来,夜明的起事就百分百能成功了,等到大明王朝真的光复那天,可以封他作为‘北王’,”

    所谓北王,当然就是北方的王,

    北方有十多个省,自古以来,在华夏这片大地之上,还没有哪个强人能做到‘北王’的,强如吴三桂、尚可喜、耿精忠等人,也不过坐拥一省而已,真有本事做到‘北王’的,基本都自立为帝了,干嘛还要效忠另外一个君主,

    不过自古以来革命起义的时候,革命军的头领总是以封王、封地来诱惑手下的强者,倒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夜明竟然想封小阎王做北王,也算是认可了小阎王的实力,认为小阎王是有资格来坐这个位子的,

    这样重大的决议,肯定不是怀香格格这个小小的兵部成员能决定的,必然是夜明的高层授意了她来当说客的,希望能够说服我和舅舅加入夜明,除了许以重利、重权以外,甚至不惜用美人计——怀香格格答应做我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我实在想不明白,怀香格格加入夜明也没多长时间,怎么就肯为夜明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呢,

    看着怀香格格饱含深情的双眼,我的心里真是难过极了,我知道无论我们之间有着多么深厚的感情,在思想上终究还是渐行渐远了,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而且,退一万步说,我舅舅就算不是龙组的人,是个正儿八经的地下世界头子,他也绝对不会心甘情愿对别人俯首称王的,如果他真想反叛,真想大闹一场,也是自立为王,绝对不会加入什么夜明去做北王,

    更何况,我舅舅本身就是龙组的人,他对国家、对这片土地都爱得深沉,绝对不会允许“谋反”的事情发生,所以就算是怀香格格把这些重利都摆在台面之上,我也绝对不可能答应她的,

    所以最终,我还是冲着怀香格格缓慢却又坚定地摇了摇头,

    这一瞬间,怀香格格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眼神之中充满了失落和哀伤,显然对我是彻底的绝望了,

    “你知不知道,和夜明做对下去,迟早是死路一条的啊,”

    怀香格格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泪眼婆娑地说:“就算你回去了,你和你舅舅也会一起死的啊,加入夜明,你们才能平安无事,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就想不通呢,”

    听着怀香格格的话,我的心中顿时一紧,我知道她已经彻底被洗脑了,认为夜明是必胜的,大明王朝是必然会光复的,这样的她,我已经完全没法和她交流,即便是我说出我的身份,说出我舅舅的身份,恐怕也不能改变她的想法了,

    我沉?着低下头去,满脑子都是刚见到怀香格格时候的场景,那个时候的她古灵精怪,浑身充满青春和阳光的朝气,并且一腔正气,为了学校女生的安危,不惜亲身涉险钻石酒吧行刺刀哥……

    和现在这个迂腐的、蠢笨的、被夜明给洗脑、一心报效夜明的女人,完全判若两人,

    所以,不光是她对我绝望了,我对她也一样绝望了,

    我们就像飞鸟和海鱼,根本不是一个世界,除了渐行渐远,再无其他办法,

    看我不再说话,怀香格格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就像是遭到了严重的打击,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喃喃自语着说:“好,既然你这么执迷不悟,那你就和你舅舅一起死吧,死吧……”

    她一边喃喃念叨着这几个字,一边摇摇晃晃地走出门外去了,

    阴暗,再次笼罩这个房间,

    不知过了多久,万毒公子才轻轻说了一句:“算了,你们已经不是一路的人,不要再试图挣扎了,”

    我没说话,沉?了很久很久,

    送完这顿晚饭以后,怀香格格就再也没来过了,也没有其他人过来送饭,到了第三天下午,我和万毒公子都饿得咕咕叫,万毒公子还埋怨我,说我不如假意答应怀香格格,起码先把这几天混过去啊,搞到现在连饭都没的吃了,

    当然,万毒公子也是开玩笑,他知道我不会用这种事情去骗怀香格格,

    我说:“你再忍忍吧,等到明天屠魔大会开完,咱们就能离开这了,”

    万毒公子说道:“万一屠魔大会要开一个礼拜咋办,既然是商量怎么对付你舅舅的,也未必一天就能完啊,就像兵部大比似的,快半个月才结束的,”

    我:“……你别乌鸦嘴了,”

    屠魔大会,确实明天就要召开,

    我们虽然看不到外面广场上的情景,但是能从声音听得出来,会场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而且,南方的各位皇帝,以及各部尚书、夜明高层已经莅临兵部,在青龙门住下了,只待明天太后娘娘和公主殿下驾临,这屠魔大会就可以顺利举行了,

    其他各部尚书、高层之类,大家都见过了,所以并没什么稀奇,只有太后娘娘和公主殿下,还从未见过她们的真身,所以大家都很兴奋,也挺期待,时不时就有议论之声飘进我和万毒公子的耳朵,

    “加入夜明这么久,还没见过太后娘娘是什么样,这回终于要开眼了,”

    “听说是个挺老的老太婆,实力更是已臻化境,咱们兵部的尚书剑西来都不是她的对手,在她面前连声大气都不敢出呢,”

    “唉,实力强又有什么用,听说已经病入膏肓,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咱们虽然每天喊着恭祝太后娘娘她老人家寿与天齐,还是敌不过岁月这把刀啊,”

    “对啊,所以太后娘娘早早就立了公主殿下作为她的继承人,以便能够维持夜明的正常运转,确保光复大明王朝的事业能够进行下去,就是不知道这位公主殿下实力怎样,”

    “嘿,我可不关心这个,就算公主殿下手无缚鸡之力,咱们夜明也有那么多高手呢,足够保她安全无虞、顺利复兴大明王朝了,和这个相比,我更关心公主殿下芳龄几何,长得漂不漂亮……”

    “这话你就说得不对了,如果这位公主殿下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夜明中的诸多高手肯定不服气她,到时候大明王朝没有光复,没准咱们夜明倒先内讧起来,分崩离析了,倒是省了龙组好大的力……不过这也不是咱们这些小喽啰该考虑的事情,我也蛮好奇这位公主殿下长得什么样子,会不会是个美若天仙的大美人呢,”

    “哈哈,这你就别想了,并不是所有叫‘公主’的都很漂亮,没准也是个老太婆,又老又丑,”

    “嘘,可不能让人听见你这么说,否则治你个‘不尊’之罪……”

    “是是是……”

    夜明之中,人人都知太后娘娘病入膏肓、行将就木,所以虽然好奇这位从未露过面的太后娘娘长什么样子,但是更加好奇那位即将继承太后娘娘之位的公主殿下是何容貌,有关这位神秘的公主殿下的讨论,已经远远超过对太后娘娘的好奇,成为兵部之中最为火热的话题,人人都想一睹这位公主殿下的真容,

    对我来说,也是一样,也对这位公主殿下充满好奇,

    我倒不是好奇公主殿下长得什么样子,因为青龙元帅告诉过我,一直在暗中保护我、提携我,数次救我于水火之中那个人就是公主殿下,所以我才对她充满了好奇心,不知她究竟看中了我哪里,都这样了还不忍心杀我,一如既往地对我好……

    不过话说回来,从不现身的太后娘娘,这次为了召开屠魔大会竟然肯露脸了,说明她对小阎王确实非常看重,这次提了心要和小阎王血战到底了,

    因为万毒公子已经知道我的身份,知道我们龙组想要歼灭夜明,还和我开玩笑说,要不要趁着屠魔大会召开之际,一起冲杀出去,将这干妖魔鬼怪全部铲除,一网打尽,

    我说你要是嫌活得太长,可以这么试试,

    万毒公子想了一想,又说:“那咱们在离开之前,总得暗杀个大家伙吧,这样我也算是立了功勋,再加入龙组的话也能顺理成章了,”

    因为屠魔大会马上就要召开,剑西来也停止了搜山活动,把人都召回来了,换句话说,就是我们现在逃走,也是完全可行的,没必要等到屠魔大会结束以后再等青龙元帅放了我们,

    我俩现在虽然被绑,但想脱身的话不是问题,

    万毒公子心心念念地想要加入龙组、为国出力,所以打算在离开之前,暗杀掉夜明某个位高权重的人,这样也算功劳一件,可以当作加入龙组的一块敲门砖,

    凭他七尾蜈蚣的神鬼莫测,应该可以办到,

    我很支持他的想法,所以很认真地和他讨论,可以预见的是,七尾蜈蚣肯定只能出动一次,再多的话就要暴露,所以暗杀对象只能,也只有一人,暗杀之后立刻逃走,我们必须得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讨论来讨论去,我俩都觉得离开之前,杀掉都察院的老桥,应该是最佳选择,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