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沙龙国际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为什么?

    如果贾苍是在贾家长大的,是被赵姨娘一手看大的。

    或者如果赵姨娘只有贾环一个儿子。

    那么,贾苍纵然再淘气些,她也只有护着的。

    只可惜,没有如果。

    老话说的好,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小儿子有,大孙子……至少感情还没培养起来。

    眼见贾玫浪浪的,被贾苍一拳仰面打倒,赵姨娘心都快炸了。

    其实之前,她已经修身养性的差不多了。

    可生了贾玫后,随着这孩子一天天长大,让赵姨娘好似又回到了当年贾环这般大的状态。

    甚至因为贾母、王熙凤等人对她的纵容忍让,变得犹有过之。

    “哎哟!这是谁家的规矩?有做侄儿的敢打小叔叔的道理?”

    赵姨娘尖声叫道,三两步上前,走到贾玫跟前,见他双眼无神正望天,一只鼻孔里还冒血,更是扎心的心疼。

    再见贾苍有些害怕的脸色发白,却还是紧紧抿着嘴巴,拦在董明月身前,护着小贾芝,更是怒从新来,一巴掌扇了过去。

    董明月到底顾忌赵姨娘身份,拦的慢了些。

    可是,赵姨娘虽然没有代入祖母的身份,贾苍同样也没有孙子的自觉性。

    从小到大,他只有娘亲。

    见这女人面容可怖,向着坏人,还准备打他。

    小贾苍为了保护妹妹,决定主动出击,就同他当初主动下苗寨,去一个叫都中长安的地方,找一个叫贾环的爹爹一般果决。

    赵姨娘一耳光扇过来,然后就在众人惊呼声中,看到小贾苍呲着牙,小老虎般一头撞了过来。

    “砰!”

    猝不及防下,被人忍让了多少年,做梦也没想到有人会冲撞她的赵姨娘,仰面翻倒。

    双眼无神的望着天……

    这下,满堂皆惊。

    连贾母都霍然站了起来。

    董明月上前看了看赵姨娘和贾玫后,对众人摇摇头,笑了笑,示意没事。

    “噗嗤!”

    众人松了口气后,再看地上这娘俩儿,不知哪个促狭鬼,忽然笑出声。

    继而有些压不住局势,好些人都偷笑起来。

    连贾母和薛姨妈都抽了抽嘴角,眼中隐隐带上了笑意。

    可见,赵姨娘和贾玫这二三年来,到底有多惹人厌。

    听到笑声,赵姨娘一翻身坐起,眼神恼怒生恨的看着被董明月护住的两个孩子,大声道:“来人,把这个不知规矩的忤逆畜生给我按住!”

    其她人闻言,纷纷皱起眉头。

    贾母本以为在儿媳妇面前给赵姨娘留些面子,才容她到这个时候,没想到还变本加厉了。

    刚想开口呵斥,就见贾探春站出来,上前一把将地上装死的贾玫提溜起来,骂道:“看你这熊样!都是贾家子孙,有能耐的,就和他打,打不过就不要装熊!”

    贾玫被骂的垂头丧气,至于和贾苍打?

    他摸了摸鼻子下已经快凝固的鼻血,瘪瘪嘴,开什么玩笑,那小子太野蛮,以后还是躲远点吧……

    看他这幅模样,别说贾探春,连赵姨娘都差点没气呕血。

    愈发跳脚要人来拿贾苍,行家法。

    贾探春见周围人面色鄙夷,心里都臊的慌,气道:“姨娘还要闹到什么?”

    赵姨娘险些气厥,颤抖指着贾苍,道:“我闹还是他闹?这小畜生打了你亲弟弟,又打了我,他还有理了?这是谁家的规矩?

    玫儿可是他亲叔叔!”

    贾探春道:“自己说话不尊重,还怨得旁人?要我我也打!

    哪来的亲叔叔?

    环哥儿早就过继到东边儿了,身上承的是宁国公的爵儿。

    念着情分,喊姨娘一声娘,可你自己心里要有数。

    要是以为这样就能占着他,什么都能赖着他,连他宝贝儿子都敢打,等他回来了,再不认你,我看姨娘又同哪个去闹。

    到时候,谁还认你?

    好端端的日子,非要闹出这些洋相。

    你让这些媳妇们怎么看你?”

    一番话说的赵姨娘又羞又气,当然,更害怕,她带上了哭声,道:“环哥儿是从我肠子里爬出去的,我养他那么些年,他敢不认我?”

    到底是生母,见赵姨娘这般狼狈,还落了泪,贾探春也不好再说什么。

    贾母赞许的看了贾探春一眼后,方开口道:“赵氏跟前的,去扶你们姨娘回去吧。

    换洗换洗,在屋子里好生养着。

    以后也不用到这里来立规矩了……”

    已经为人妇但还伺候在赵姨娘身旁的小鹊微微苦笑应下后,上前搀扶着赵姨娘,要带她离开。

    赵姨娘哪里需要人扶,见一群儿媳妇没一个站出来帮她说话,无比失望,怒气冲冲的,拉起蔫儿蔫儿站在那的贾玫就走了。

    等她离去后,薛姨妈有些担忧,道:“老太太,环哥儿那里……”

    贾母笑了笑,道:“环哥儿也是讲道理的,如今也是为人父母,哪有不向着自己儿女的道理?等他回来,再让他去和那边闹吧。”

    说罢,又对贾兰、贾菌小哥俩道:“你三叔既然让你们带苍儿去收拾,你们就去吧。

    洗漱利索了,再送过来。

    只是,再不许出岔子了。

    也是奇了,十几岁的两个当哥哥的,还看不住一个孩子?”

    贾兰和贾菌差点没把脸臊进裤裆里,带着小贾苍要去园子。

    可贾苍死活要带着妹妹一起去。

    贾兰贾菌俩磨不过他,又做不得主,只能无辜的看向贾母。

    这时,林黛玉笑着站出来,道:“老太太,我带小芝儿一起去吧。”

    贾母闻言,侧目看向林黛玉,道:“你带得了她?可别和她置气。”

    要是林黛玉心里不喜这两个孩子,那家里才是要出大事呢。

    林黛玉羞红了脸,有些不依道:“老太太忒瞧不起人,我都多大了,和一个小孩子置什么气?”

    史湘云、薛宝钗等人纷纷嘲笑起来。

    恼的林黛玉没好气瞪她们!

    贾母这才反应过来,心里想太多,便笑道:“那你们就一起去吧,正好一家人。也都沾沾这两个孩子的喜气……”

    这话一说,林黛玉等人都红了脸。

    薛姨妈、王熙凤等过来人却大笑起来。

    一起目送着贾环房里的万紫千红,带着小贾苍和小贾芝去了园子。

    ……

    大明宫,紫宸书房。

    “陛下!臣以为贾环方才之言,实在荒唐!

    改土归流,本就涉及苗疆的权力变更。

    要推翻那些土司的暴.政,将偌大苗疆真正融入大秦版图,难免要造成杀孽。

    何大人不避谗言,不避危难,亲自上阵,为大秦的千古基业操劳。

    如今,更是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之苦痛。

    竟还被污蔑为谋逆造反!!

    陛下,臣杨顺,愿意全家二十六口人的性命,为何大人担保。

    若何大人有半分反心,臣杨家愿与同罪!”

    内阁大学士杨顺白发白须,站在上书房内殿之中,慷慨激昂道。

    内阁阁臣陈壁隆亦附和道:“陛下,臣也认为此事不妥。

    改土归流,虽为内政,但为了推行下去,不得不借助天府军团。

    虽然朝廷有文臣不得干预军务的铁律,但是,文臣到底不比武将……”

    陈壁隆话没说完,数位军机阁大臣就不乐意了。

    牛继宗沉声道:“陈大人此言何意?武臣胆敢干政,就必杀无疑。

    文臣不比武将,是因为文臣比武将高贵吗?

    还是你以为,文臣比武将位高一筹,能无视大秦铁律?”

    陈壁隆面色淡淡的看着牛继宗,道:“牛大将军误会了,本官并无此意。本官之意,何大人不过只在行土改归流之策时,才接触了天府军团。

    除此次之外,又何曾接触过?

    何大人接触天府军团,只为了做事。

    与土司交战,便如同战争。

    战争瞬息万变,总不能事事都要向云贵总督请告后,再让总督传命下去围了哪个寨子吧?

    事急从权,不过如是。

    纵然有些逾越之处,陛下警告一下也就罢了。

    若有再犯,再严惩不贷,何必非要一下子扣上一个勾结谋逆的大帽子?

    何大人已经白发人送黑发人了,难道还放不过,非要何家满门抄斩吗?”

    论耍嘴皮子,十个牛继宗加起来都不会是这些在宦海打熬了几十年的文臣的对手。

    好在这时,贾环与苏培盛匆匆从殿外进来。

    “臣贾环,拜见陛下。”

    贾环进来后,争辩暂歇,看他与隆正帝行礼。

    隆正帝一直默然,看到贾环后,冷哼了声。

    刚才内侍来报,贾环和他那苗女老婆,要去杀何尔泰,真真唬了隆正帝一跳。

    等后来又陆续有消息传来,原来只是虚惊一场,这王八羔子只是在拿内阁阁臣的命在哄老婆,隆正帝险些气出个好歹来。

    将那谎报军情的小黄门拉出去打了二十板子后,也气贾环口无遮拦。

    这才没给他好脸色看。

    不过贾环也早习惯了隆正帝的这个臭脸,没怎么在意,起身后,觉得鼻子有些不通气,吸了吸,道:“陛下,西南之事不是小事,陛下当尽快派黑冰台精锐之士查清。

    文武之分,真真是国朝立朝根基之一,半点大意不得。”

    “胡说八道!不过是你妄想为你那妾室报仇出气罢了,竟如此歹毒,非要置何大人满门于死地不可。”

    杨顺大怒道。

    陈壁隆也不悦道:“真要闹个沸沸扬扬,让世人得知天府军团在苗疆烧杀抢掠,国朝颜面何在?体统何在?

    岂非让无数苗民,记恨朝廷?

    陛下,臣以为此事当强按下去。

    涉事之人,大多已经被那苗女杀害。

    难道还要因此大兴牢狱不成?”

    贾环正要反击,就见殿外又进来一人。

    却是忠怡亲王赢祥,不知从何处而来。

    他一向和隆正帝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二人君臣兄弟之义,当为千古美谈。

    不想今日却不在一起,贾环方才就觉得哪里奇怪,这会儿见到赢祥进来,才回过神来。

    好笑的看着他。

    然而,就见赢祥面色铁青的大踏步走来,一拳捶到了他肩头。

    贾环根本没有防备,仰身栽倒,一口血喷出。

    “好胆!”

    “放肆!”

    “十三弟住手……”

    一连串的惊怒声炸响,秦梁、牛继宗、温严正三人齐齐拦在贾环身前,周身煞气的与赢祥对峙起来。

    施世纶虽未动,却也满脸凝重不悦的看着赢祥。

    隆正帝更是惊诧莫名,从御座上坐起,满是不解的看着赢祥。

    又焦急担忧的看着贾环。

    可赢祥的表情,也让众人不解。

    他脸上的铁青色敛去,看了看牛继宗等人身后吐血的贾环,又垂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面色古怪起来。

    他他娘的连一丝内劲都没用,按理说连推动贾环都不能。

    怎么可能打出这种暴击效果?

    他被碰瓷了?!

    为什么?

    ……

    PS:我怕你们了,前面已经更了九千字了啊!!

    通知一下,今天没了,真没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