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画演天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37章 反水试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人说过,高手之间的分出胜负只在一个瞬间。

    话是如此,不过有个前提,那就是只是分出胜负,且高手不是修士。

    修士能是高手,但修士之中的高手一般而言都有着许多的或主动或被动的保命手段,其中有法术,也有法宝。

    即便没有这些,修士本身的超凡入仙,也令修士不是那么容易被杀死的。

    比如能够杀死一个凡世间的高手的手段,像那些割喉、碎心等待方式,哪怕落到了修士的身上,也最多只是毁掉修士的肉身,想要将之杀死,在没有毁灭其人神魂之前,是不能真正的杀死对方的。

    甚至有些存在,哪怕毁灭了他们的神魂,他们也有办法活下来。

    神秘之人的斩尸之身就属于神魂遭了毁灭也能活下来的那种,毕竟斩尸之身虽然也是与本体一模一样的存在,可与本体之间终究是有一个主次之分的。

    而有分别,神魂之上就有主次,次等的死了,即便是肉身与神魂的一起死亡,属于他的类似意识的东西也能回归的。

    因为那是利用斩尸之术斩出去的东西,回归了,神秘之人就能再拿来斩一次,就能重新得到那个死掉的斩尸之身。

    但刚刚那个死得干净利落的斩尸之身是真正的死亡,是连带着本该回归本体的那一东西的一同死亡。

    神秘之人这下在怔然之余,就有点骇然了。

    由斩尸之术斩出去的东西,说到底还是本体的,只是将之独立了出来。

    也就是说,彼此之间是有着强烈的关联的。

    因这关联,它们对神秘之人就还是有着重要的作用的,起码他的终极杀招就需要回引它们的。

    现在被骁勇杀死了一个,是彻底的杀死,不留半点存留迹象的杀死,就代表着神秘之人彻底的失去了一个斩尸之身不说,还令他的终极杀招的威力减弱了。

    而这还是其次,重要的是骁勇能彻底的杀死一个,就还能杀死第二个,第三个……

    要是等骁勇彻底的杀光了神秘之人的斩尸之身,神秘之人就只剩一个本体,且再也没有办法施展斩尸之术了。

    这就可怕了,神秘之人不想面对那等可怕的结局,就提前回引他的斩尸之身。

    他这是要准备终极大招了?

    神秘之人的大招都是终极了,在秋水天心尚未出手的时候就动用了,真等秋水天心出手了,他不就没有大招进行应对了吗?

    那可不是好事一桩,因为与秋水天心过招,可比与骁勇过招更显危险。

    毕竟骁勇再是善战,也只是善战,参不破他的许多手段,秋水天心就不同了,许多的手段,她一眼就能寻出破绽,并且以她算无遗策的厉害之处来做算计,然后一来二去的,便使得本是拿来针对她的攻击,反过来的成为了她的攻击手段。

    此类事情,诸如萱木雕像找来的那些古老存在的反水一般。

    而那两个再反了秋水天心的水的古老存在,实际上也不是真正的反水,因为它们自打一开始就是神秘之人一方的伙伴。

    这就像有人喊骁勇出手帮忙围攻林墨一样,骁勇当然是会答应的,但答应的原因并非为了借此机会教训教训林墨,是借此机会弄清楚喊他帮忙的人的目的所在,而后一边向林墨那边传递消息,一边依着对方的目的而决定是否反过来的与林墨围攻对方。

    那两个古老存在就是属于这一类型,而神秘之人的同伴有着它们,他的同伴就未尝没有其他。

    于是有个正与椭球雕像联手围攻萱木雕像的古老存在忽然翻手给了椭球雕像狠狠一击,这样一击不仅是伤到了椭球雕像,还未萱木雕像制造了突围而出的良机。

    萱木雕像哪能放过这么一个良机?一招突围,却也没有傻乎乎的逃了。

    就它一个的,逃又能逃到哪里去?终究是它在没有得到玄龟形象之前,是不能长时间的离开这方适合养伤的天地的。

    既然不能离去,萱木雕像就依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关系,果断的与神秘之人缔结了短暂的同盟关系。

    也就是说,萱木雕像站到了神秘之人那边,与之联手了。

    萱木雕像是相当厉害的一个古老存在,这一点从那么些古老存在外加椭球雕像围攻它那么久都没有将之拿来,就可以看出来。

    当然了,这也少不了那几个本就是神秘之人一方的古老存在的暗中放水。

    当然了,也不能期望它们真心依着秋水天心的话语去做吧?

    现在这些本来就是神秘之人的同伴的古老存在一个二个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也变相的摆明了自己的所属,一下子就让敌我之间的平衡反了过来。

    之前是秋水天心一方占据绝对的上风,因为他们的敌人就一个萱木雕像外加神秘之人和他的斩尸之身。

    现在?现在那些古老存在之中有大半表明了它们的真正立场,这就令也就占了上风的他们再不有什么上风一说。

    何况……算得上是一大助力和主力的椭球雕像还被刚刚那个古老存在偷袭了,还因之受了伤……

    “受伤?”秋水天心冷漠的看向它,冷漠的道:“你的伤很重?”

    椭球雕像很想说“很重”,可是感受着秋水天心的眼神和语气之间带有着令它窒息的冷漠,它不敢说出那两个字。

    椭球雕像担心自己一个说出口,它即使不怎么伤重,也会被心情必定不怎么好的秋水天心变成真正的伤重。

    可是不说自己伤重,接下来要怎么打啊?

    难不成刚才围攻萱木雕像的事情,转眼之间就又发生在它的身上?

    它是有实力的恢复,也有香火的夺回,可是……可是就最基本的层次上来说,它是比不上萱木雕像的,因此萱木雕像能够撑过去的围攻,它想撑过去怕是有些困难。

    “要不我也反水试试?”

    现在的敌我双方看上去是神秘之人那边占据优势,就是优势不够明显,因而反水去到它那边,椭球雕像觉得神秘之人也愿意接纳它这一大能够造成敌消我长的战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