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命相师 >

第1791章 将计就计

    对,唐丁就是要用这岩浆,把九婴给困死在这。

    不过这九婴毕竟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它不知道是否是洞悉了唐丁的预谋,也不知道是对唐丁的预谋根本不屑一顾,反正九婴并没有阻止唐丁,而且还为唐丁的行动在推波助澜。

    唐丁此刻已经背对着岩壁,而此时九婴也非常配合的向背靠石壁的唐丁撞去,看九婴这一撞的劲道,仿佛要把整个石壁给撞塌,把石壁前的唐丁给撞进石壁中。

    唐丁看到九婴这一撞的架势,就明白,九婴这是孤注一掷,要置自己于死地。

    不过九婴当然不可能撞上唐丁,因为唐丁的速度极快,加之他又悟出了陆地飞行的法门,当然不会让九婴给撞上,即便九婴的速度已经快到了就连普通筑基级强者都很无法躲避的境地。

    九婴的此举,正合唐丁心意,唐丁正愁自己无法打破石壁,九婴此举,无疑是帮了唐丁很大的忙。

    不过唐丁不想让九婴知道自己能躲过它这一撞,要不然九婴看到自己躲了过去,它中途再一收力,撞击的力道就要小很多。唐丁要的就是九婴这孤注一掷的一撞。

    “轰隆”一声,九婴撞在了石壁上,给石壁撞出了一个硕大的坑。

    唐丁在险之又险的情形下,躲过了九婴的这一撞。

    九婴是上古凶兽,蛮力惊人,再加上又是卯足了劲力的一撞,这一撞撞出的效果果然惊人,除了给石壁撞出一个坑之外,还给整个石洞撞的摇摇晃晃,仿佛要塌陷了一般。

    要知道,这里可是处于底下,四周都是岩石,结构非常稳固,而九婴这一撞,让石洞上面的岩石纷纷掉落。

    九婴见自己一撞没有效果,紧接着又向躲到一边的唐丁撞了过去,唐丁这次躲的很快,九婴收了些力道,这次撞在墙壁上,并没有刚刚那么狠。

    这次唐丁是故意躲的快了,因为他就要九婴收力,唐丁这次有意无意的又躲到了之前第一次狠狠撞击的那个地方。

    九婴第三次撞来,唐丁这次又在险之又险的间隙躲了开去,九婴把整个石洞撞的石削纷飞,这面石壁的坑更大了。

    唐丁见九婴把石壁撞出了一个坑之后,他也紧随其后的操控降龙法剑飞了上去,降龙法剑一剑扎在了被撞出大坑的石壁上,然后没柄而入。

    降龙法剑钻进去的地方,是九婴把整个石壁撞的最深的地方。

    法剑一钻进去,从这个法剑钻进去的小孔,喷出来一股红红的炙热岩浆。

    因为这小孔不大,且小孔的位置岩浆压力较强,这股岩浆虽然不大,但是射的却很远。

    岩浆直接射到了不远处的九婴身上,九婴被这炎热的岩浆射中,正常人会大喊疼,躲过去,但是实际上,九婴被这岩浆一烫,它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呻吟。

    九婴不愧是水火之怪,它喜水又不惧火,这岩浆射到它身上,就如同给它洗了个热水澡。

    九婴一直关注着降龙法剑的这一钻,在降龙法剑钻出来的这洞之后,随即降龙法剑又从另外一个地方射了出来,又钻出了第二个洞。

    两个洞同时喷出两股岩浆流,射到了九婴身上。

    九婴虽然不怕这岩浆,但是却表现出一副对岩浆射到身上后知后觉,却又讳莫如深的表情来。

    虽然一开始,九婴被岩浆射中,表现的很舒适,但是它似乎是想逗一逗唐丁,又或者是藏着什么阴谋,九婴又装作一副很害怕岩浆的样子,在这两股岩浆都射到自己身上后,它故意装出一副很疼,并远远躲开、好怕怕的样子。

    降龙法剑,削铁如泥,再加上这石壁已经被九婴撞的松散,所以,降龙法剑的钻进钻出非常容易。

    而且明眼人会看出来,唐丁操控的降龙法剑在这石壁上钻进钻出,并不是无规律的,而是以特定的形状来钻,把石壁切出了一个圆形。

    而且降龙法剑不断的在圆形的圆周上,穿来穿去,时间不长,就几乎把这个圆钻完。

    此时岩浆从这几十道剑孔射出,基本形成了一个圆形,很是壮观,岩浆逐渐在地上积聚。

    九婴这时候又象征性的向唐丁攻击了几下,但是它并没有用全力,似乎在等着唐丁把这岩浆都引出来。

    岩浆属火,九婴是水火之怪,他就要利用这岩浆的火属性,把唐丁给烧死在这里。

    九婴的这一番攻击,自然又落了个空,因为一来他没出全力,二来唐丁的陆地飞行中加注了步罡踏斗的法门,在空中的转向灵活之至,即便以九婴的快捷,仍旧没法奈何唐丁。

    为什么九婴不用别的方法,就想利用这岩浆困死唐丁呢?

    因为九婴的水火都奈何不了唐丁。九婴喷水,唐丁又玄元控水旗可以反制。九婴喷火,却无法覆盖整个石洞,而唐丁的陆地飞行,却可以轻易的从它喷出的火中找到空隙钻出去。

    九婴无法用火封锁整个偌大的石洞,所以它就想假装不知道唐丁计谋,利用唐丁引来的岩浆,再加上自己守住洞口,利用岩浆的逐渐增多,把唐丁困死于此。

    唐丁就算再能飞,他也不可能永远脚不沾地的飞,总要落下来借力,尽管这借力的时间很短,但是无处借力,唐丁就没法维持一直在空中飞行。

    所以,九婴困死唐丁的办法就是利用唐丁放出的岩浆,这个人类不是想用岩浆困死自己吗?那好,自己就让他作茧自缚,用他引出来的岩浆困死他自己。

    九婴的这一次攻击,自然是无功而返,这是它本就预计好的。事实上,从唐丁引自己撞向石壁,九婴就猜到了唐丁的阴谋。

    九婴这一次攻击,正好跳到了被唐丁扎成圆形的孔洞前,不过这个孔洞虽然有上百道剑孔,但是却仍旧没把中间的石壁扎下来。

    不过这一圈的岩浆射到九婴身上,九婴终于也为自己这个大计要实现而得意,它就要得意到让唐丁大吃一惊。

    此时,不论什么也已经不能掩饰九婴的得意了,因为它的目标就要实现了。

    “嘿嘿,舒服,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热水澡吗?”九婴享受着岩浆淋到身上的感觉,向唐丁嘲笑道。

    唐丁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并不搭话,继续操控着降龙法剑,在石壁上不断的钻进钻出。

    “不用这么麻烦了,来我帮你。”九婴看唐丁的降龙法剑还在不断钻进钻出,它已经等不及了让唐丁葬身火海了。

    九婴一只头,猛的朝已经被唐丁降龙法剑切割的差不多的圆形石壁撞去,一下撞碎了这本已摇摇欲坠的圆形石壁,岩浆从圆形孔洞中,喷涌而出。

    刚刚在一瞬间,九婴心中有一丝不安。它突然想到了唐丁在自己讽刺他洗热水澡时候,这个人类还在一本正经的妄图把这圆形石壁割下来,他难道没听出自己话中的讽刺之意?

    不过,这只是九婴心中的一个念头,这个年头很快被它自己抛诸脑后,因为岩浆从这圆形孔洞中奔涌而出,速度远不是之前的上百个小孔那么点量。

    被唐丁切开的,并被九婴砸开的这个圆形孔洞,直径足有半米以上,再加上这里的强大压强,从这里喷出来的岩浆,如圆柱一般,壮观雄伟。

    九婴见这圆柱岩浆凶猛,它也不像刚刚所说的那样,像洗澡一样,这岩浆上千度的高温,以这么高的速度喷射出来,就连九婴这种水火不忌的上古凶兽,都要暂避其锋芒。

    当然,这种上千度的高温,并不足以杀死九婴,因为九婴的外皮坚韧至极,连降龙法剑都不能割伤,这岩浆也同样不能烫死九婴。之所以九婴还要躲,这是因为九婴暂时还对这种温度有些不适应。

    就如泡澡的水一样,初时感觉热的难以承受,但是适应了之后,就能在里面呆的住了。

    九婴就是这种情况。

    巨量岩浆的喷出,很快就在这洞中铺满了一地,并迅速堆积起来,那些多余的岩浆还在往外流去。

    但是岩浆的外流,遇到了外面的水,而逐渐被冷却。

    冷却后的岩浆,就沉寂在底部,水就又到了沉积的岩浆上面。

    虽然岩浆和水的相遇,是冷和热的交锋,而目前岩浆是占了优势,因为这岩浆很多,但是岩浆再多也架不住流动距离的拉长,所以,这被拉长了距离的岩浆,还是会被逐渐冷却。

    这是外围的情况,但是在这个阴之源的地方却不一样,因为外面的岩浆逐渐冷却,所以这里的岩浆也越来越多,加之这里本身就有些底,所以岩浆已经在这里形成了一个深达三四米的岩浆池。

    而九婴就在这岩浆池中,哈哈大笑。

    九婴嘲笑的对象,正是唐丁。

    它笑唐丁的不自量力,笑唐丁给自己造出的这个“大澡盆”,其实是为自己自掘坟墓。

    “哈哈哈哈,你一定想不到,本神在这岩浆中,就跟洗了个热水澡一样吧。”九婴狂笑。

    而此时,九婴的嘲笑对象唐丁,则飞在溶洞的上方,因为这洞里,地面全都是岩浆,唐丁已经无处落脚,他只能在石壁上借力,但是石壁上借力毕竟不能长久。

    岩浆在这里越积累越多,而随着下游岩浆的冷却,洞口在逐渐的缩小,这洞口的缩小,固然让九婴封堵唐丁的逃离越来越容易,但是它却没发觉,自己要从这已经缩小的洞口出去,已经越来越困难了。

    当然,现在九婴还没感觉到困难,因为在它控制的洞口处,洞口仍旧很大,在下游的洞口才是越来越小,最起码在九婴控制的洞口处,此时岩浆的硬化还没到这里,这里仍旧是岩浆遍地。

    此时,在唐丁和九婴之间,形成了一个默契的平衡。这一人一兽,都暂停了攻击,他们仿佛都在共同等着什么。

    九婴在等唐丁力竭落下岩浆,而唐丁再等下游的岩浆洞口封死。

    这才是唐丁真正的目的。唐丁不是要用岩浆杀死九婴,而是要用岩浆把九婴困死在这里。

    但是在这之前,唐丁需要先出去,在下游的洞口未完全封闭之前,唐丁要从这里出去。

    有人说这个时间不好把握?其实这个出去的时间最好把握了,因为岩浆的流出的洞口,会逐渐升高,岩浆就相当于流动的水,水位的升高,就表示岩浆的流动空隙,而只要这里的岩浆还在流动,那就表现下游的地下河暂时还没完全封死。

    当然,也有一个可能是下游的地下河完全被岩浆封死,但是岩浆还会流动的情况,唐丁不会等到这个情况,因为这样就会困死自己,他会提前走一会。

    岩浆逐渐灌满这个阴之源的洞穴,而且唐丁在发现岩浆不断灌满这的过程中,还发现了一个让他欣喜的奇怪现象。

    这岩浆已经完全把刚刚唐丁切割出来的圆形岩浆喷射口给漫过了,而且还在继续往上,但是唐丁奇怪的不是这个。

    唐丁奇怪的是,这最下面的阴之源的纯阴之水,这纯阴之水,并没有被岩浆给蒸发气化,而是这纯阴之水,竟然逐渐的把岩浆在冷却,虽然这冷却的速度很缓慢,但是却冷却的进展却很稳定。

    唐丁知道自己小看了这一点纯阴的威力。

    不过这也是意外之喜,这岩浆的冷却,对唐丁更有利,你九婴不是不惧岩浆吗?那好,岩浆在这里凝固,我看你能不能在这已经凝固了的大地之中游泳?

    九婴虽然是水火之物,不惧岩浆的炎热,但是它却不能上天入地,如果这里的出口被冷却的岩浆封闭了,而九婴所在的地方的岩浆也凝固了,那九婴就会被永远的封印在这岩浆中。

    这无疑是给唐丁的计划,加了双保险。

    此时的岩浆距离洞口还有不到两米的高度,这是最近的洞口高度,但是在岩浆已经固化的外围,这洞口高度,恐怕连一米都不到了,唐丁必须马上就走。

    是时候走了!

    “祝你在这里的热水澡,泡的愉快!”唐丁抛下一句话,操控降龙法剑,晃开了九婴,从洞口飞了出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